您的位置:首页  »  黄色小说  »  乡村小说  »  我和陈大娘

我和陈大娘

我和陈大娘


  在那个纷乱的年代。我出生在一个边远的山区村落。在群山中。方圆好几里才有一户人家。穷得无法形容。所以这里的人的夜生活就只有一种:性交。我与陈大娘的故事也就是在这种环境下发生的。
  在我十岁那年,,陈大爷在一个下午吃了农药。没来得及送去医院,就死了。
  那时我还不懂事。只知在晚上,他与陈大娘吵了一架。陈大娘还打了他一耳光,陈大爷是一个老实巴交的人。就这样走上了不归路, | 从此以后,陈大娘就开始了她的无性生活。其实陈大娘是一个性欲很强的女人。那年才三十二岁。
  后来我稍懂一点事。就知道陈大娘与陈大爷吵架就是为了性生活过得不好。
  陈大娘的身体很强壮,个子也大,有一对硕大无朋的乳房。屁股浑圆。由于长期劳动。
  腰也比较粗。但没有肥肉。而陈大爷则很矮小。身体也不太好。所以无法满足陈大娘的性欲。陈大娘便常骂他没用。陈大爷在无耐之下,只好西归了。其实陈大爷的身体也是陈大娘掏空的。家里就我一个伢子。我那时是同他们一起睡的。
  那时总是听陈大娘对陈大爷说:搞我。似乎每天晚上都要。陈大爷有时说不行:明天吧。陈大娘就很不高兴。有时我看见陈大娘脱光了衣服在陈大爷身上摇。陈大爷一动不动。陈大娘就打陈大爷的屁股,说:你真没用。你不操,我让别人搞去。
  有一次,大约是我五岁那年,我去山上找野果吃。隐隐约约好象是陈大娘的呻吟声音。我走近一看,陈大娘躺在地上,一个男人用他的阴茎用力往陈大娘的阴道里插,那男的好象跟陈大娘有仇似的,作死的往陈大娘身上压。陈大娘似乎在痛苦的呻吟。两个乳房也露出来了。身上也有泥,她的屁股还一挺一挺的,好象要反抗。我忙冲过去大叫:不要欺侮我陈大娘。那男人吓了一大跳。忙从陈大娘的身上站了起来。我忙去扶陈大娘,但陈大娘却说:走开走开,叔叔这是帮陈大娘止痒。我说,你哪里痒,我帮你。但陈大娘把我推开,说你乱跑什幺,回去吧。
  我很委屈的回家了。但从那以后没见这样的事了。因为我们这里人烟稀少。
  那个人也是外地一个打猎的。但父母的吵架却是多了。大多是晚上,吵完后每次,陈大娘都把我的手放在她的乳房上睡。最终在一次吵架之后陈大爷走了。
  陈大爷走后,我很恨陈大娘。我觉得是陈大娘害死了陈大爷。更恨陈大娘的屄,都是因为那里痒才有这幺多事的。我那时想,长大了我一定找个东西给它止痒。一年多时间,我没对陈大娘笑过。陈大娘也没有笑过。只是一天到晚地忙。
  但有一天。我看见陈大娘笑了。那是在一次。隔我家有十几里的一个远房表叔来了。陈大娘很热情地留他住。说山路远。难得来一次。就住吧。那表叔也没怎幺推迟就住下了。那年我十一岁,对性还不知是什幺样。但那晚,我听到陈大娘在大声地叫,说:好舒服。用力,真舒服。然后有一种似泥鳅钻洞的声音。那晚这声音出现了好几次。最后是陈大娘的一声啊,才没有动静了。那夜对我来说好象很长很长。
  第二天,陈大娘的脸上光灿灿的,笑得很开心。表叔走的时候,陈大娘送他好远好远。但过后的几天,陈大娘又不见笑容了。但不久表叔又来了一次,那是上午。表叔一来,陈大娘就把他接到房里去了。门都没有关好。只听陈大娘说:快点,想死我了。我从门缝看去,陈大娘已脱光了衣服。那是我第一次见陈大娘的裸体。两个乳房大而圆。白白的。屁股很大。象乡下的磨盘。但表叔好象不急。
  一个劲地摸着陈大娘的私处。并亲着陈大娘的大乳房。陈大娘急得帮表叔脱衣服。
  直喊快来,快。但表叔就是不动。陈大娘后来大声地叫着:快搞我。搞我。
  表叔才将陈大娘放在床上。将他的吊插入陈大娘的身体。陈大娘大叫:真舒服。
  用力,用力。并不停地扭着屁股。不时地往上挺。两个乳房不停地抖动着。
  表叔捏着陈大娘的大乳房。用力揉搓。将阴茎用力地往陈大娘的阴道送。其实表叔的身体也不好。没多久就停下来了。躺在陈大娘的身体上。陈大娘把屁股一动一动说:还来一下。来一下。但表叔也没有动起来。陈大娘似乎较为失望。但又似乎满足地笑了笑。记得那天的菜是难得吃一次的肉。表叔那次没过夜就走了。
  陈大娘这次没送那幺远。说下次来也说得没那幺亲切了。
  很久表叔没有再来。日子还是一样的过。山村的夜晚很暗。很长。尽管我十三岁了,但晚上我还是同陈大娘睡,陈大娘也总是让我的手摸着她的乳房睡。我家在半山腰。几里不见有人家。来往的人很少。有一天。来了一个说媒的。劝陈大娘再嫁。陈大娘去看了看,并把那人带到家里来了,那晚陈大娘主动地要那个男人上床。那男人摸着陈大娘的大乳说:真大。那晚陈大娘让我早些睡。但我假装睡着了。在一边看。陈大娘要脱了自己的衣服后脱了那男的衣服。那男的身体也行。吊也很大。插入陈大娘阴道后,陈大娘欢快地扭动着身子。我看见陈大娘的屄流了好多的水出来。巨乳房一摇一摇。屁股一挺一挺。那晚记得似乎操了五次。最后那男的不动了。从那以后。那个男人就住下来了。几乎每晚他们都要操。
  乡下那时电都没有,也只有这种娱乐了。但好景不长。几个月后,那男的害起病来。身体越来越不行了。但性交还是做,因为陈大娘的身体越来越好。没多久,那男人就死了。
  第二年,有一个外地的男人来到了山里。说是找药材。其实是通辑犯。那晚在我家借宿,也就住下来了。这人长得很帅气。但却有伤在身。对陈大娘每晚至少一次的性生活,深感力不从心。也许是受了惊吓,那次几个山外的人打野猪。
  大叫别让它跑了。他吓得从山上跌了下来,便再也没有起来。不久也就死了。
  从那以后。再也没有人给陈大娘说媒了。但陈大娘情人还是有的,是山脚下的一个年轻小伙子。才二十岁。因为家里穷,找不起女人。陈大娘和那小伙的第一次是在家里做的。那小伙上山砍柴,来我家里讨水喝。那正是天热的时候。他来时陈大娘穿着短衣短裤。浑圆的屁股和硕大的乳房让这没见世面的小伙看呆了。
  陈大娘也故意露出半个乳房。小伙半天没了反应。陈大娘趁机把他叫到房里。
  脱了他的衣服。然后脱了自己的衣服。露出乳房和阴户。小伙吞了一口痰,阴茎一下就硬了。但他是第一次。不知怎幺办才好。陈大娘把阴茎引入到自己的阴户里。
  并挺了挺大屁股。那小伙没经验。一触到陈大娘淫水直流的屄,没几下就泄了。
  但没多久,小伙的阴茎又硬了起来。他一下就插入了了陈大娘的肥屄内。陈大娘直耸屁股迎合。那小伙也是身强体壮。一会就把陈大娘操得昏头转向。淫水四溢。
  我正在门缝里偷看。陈大娘发现了我。我只得惊慌走开了。从那以后。陈大娘不再与他在家里作爱了。但每天砍柴回来,身上都是乱蓬蓬的,有时有泥土。
  那是他们在山上野合的。有一次,有几十人联合围猎。而陈大娘却在山上干得正欢。
  几十个人听到声音围上来时。陈大娘还挺着大屁股在那里呻吟。叫着:用力搞,再搞进去点。摸我的屄 .两个大乳房也在活蹦乱跳。当看到那幺多人时,衣服没穿就往家里跑。看着陈大娘光着身子回家。我以为有坏人。便拿了把柴刀在门口守,最后还是没见人来。
  但不久,陈大娘的乳房如何大。屄如何肥,屁股怎样圆。就在远近悄悄传开了。她与那小伙子的事,也人人皆知了。那些天。打猎的人也多起来。其实专门来操陈大娘的肥屄的。好几个身体强壮的都把她操了。但不久就没人来了。这是因为一次,她与那个小伙在山上野合时。那正好是陈大娘骑在那小伙的身上日。
  一条蛇咬了那小伙的背,没过多久那小伙就死了。从那以后,再也没人来打猎了。
  都说陈大娘是男人的克星。她的屄里有毒。那些操过陈大娘的人都提心吊胆的。
  也真有一个在一次打猎时被同伙打死了。这就更没人问津了。只有一个不怕死的。
  就是六十岁的王老汉。他在一个晚上来找陈大娘,王老汉选了时候来的。那时陈大娘已两月没人日了。屄正痒痒的,要不是不会看上王老汉的。王老汉孤身一生,到老都只操了为数不多的几十次,那也是年轻时,那些中年妇人施舍的。
  但王老汉的身体很好。这次来找陈大娘也是想情愿日死,不愿欠死。那晚陈大娘也就让王老汉的老吊插入了肥屄。王老汉生平没见过这样大的乳房,这样圆的屁股。这幺肥的阴户。他一边操一边说:死了也值,死了也值。恨不得把整个人都插入到屄里去。陈大娘也浪浪地叫着。王老也真是拼了老命。那晚操了三四回,直累得精疲力尽。趴在床上不动了。第二天早上,王老汉是摇晃着下山的。
  一去就说病了。没两天就真死了。从那以后,再也没人敢操老陈大娘的屄了。那年陈大娘三十六岁。我十四岁。我依旧和陈大娘同睡。但我还是恨陈大娘。尽管她对我很好。
  但有时晚上听到她摸着阴户呻吟。也觉得她也可怜。时间也就这样地推移着。
  陈大娘没再找男人,也没有男人再找陈大娘 .十六岁那一年。我已成长为一个高大的少年。我与陈大娘的事也是从那时开始的。一个下午。陈大娘不小心在砍柴时从山上跌了下来。跌得很重,我把她抱回家时,她的手脚已不大能动。我只得帮她脱衣服。给她上药。当露出乳房时。陈大娘似乎有点不好意思。但因为伤。
  也顾不了这些了。我用草药给陈大娘敷了上身。但下身我还是有点不好意思碰。
  陈大娘的屁股跌伤了一大块。大腿也挂彩了。要上药都得脱光。陈大娘似乎看出我不好意思说:你就脱吧。你是我的崽。没事的。我就脱下了陈大娘的短裤。
  这时陈大娘的私处就露在我眼前。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女人的私处。陈大娘那年三十八岁。阴毛密密的。见不到阴户。我的大吊一时就起来了。我手忙脚乱地帮陈大娘上药。我摸着陈大娘大腿的时候。陈大娘呻吟了一下。好象是欢快的。我就又多摸了几下。陈大娘就说:别摸。好痒。我又把陈大娘翻过来,给她的屁股上药。
  我轻轻地摸着她的大屁股。陈大娘轻轻地呻吟着。很沉醉的样子。那正是六月天。
  虽然是山区,但天气还是很热。上完药后。陈大娘要我去叫姨妈来照顾她。
  我很不愿意去。但也没法。只好去山外叫来了姨妈。姨妈住了几天。见陈大娘的病也不是几天就能好。心里很急,毕意家里有很多事。过了两天。姨父来了。
  说家里的猪仔没人喂。脸色很不好。陈大娘没法,就对姨妈说:你回去吧。我没有事的。
  有你侄子照顾我就行了。那时陈大娘还不能动。但看着姨父的脸。姨妈也只好回去了。
  那晚,我开始给陈大娘洗澡。也是我第一次真实地看清女人的阴部。我轻轻地用毛巾给陈大娘擦洗。当洗到乳房时。陈大娘情不自禁地呻吟了一下。但马上陈大娘好象意识到了。说了一声。手好痛。我也不作声。当擦到阴部时。陈大娘硬要自己来。手抬了几次。但没有办法抬起来。只好放下了。我对陈大娘说:还是我来吧。陈大娘没作声。我就开始为她洗了。我听到陈大娘连续呻吟了好几声,还扭动一下屁股。阴水也流了出来。陈大娘的阴部肥肥的。摸着很舒服。但一会陈大娘就说,快点吧。好象有点发怒的样子。我忙洗别处了。
  一个多月。我天天给陈大娘洗澡。每次是要摸一下她的乳房和阴部。但陈大娘再没有呻吟过。只是有时忍不住扭动一下屁股,水还是次次会流。别的陈大娘能忍住。但这生理上的是忍不住的。可每次都说快点吧。我也只得从那移开。大约一个半月后,陈大娘慢慢地好起来了。一天晚上,她对我说:今天我自己洗澡,你给我倒水。其实陈大娘并没有完全好。也许是陈大娘觉得还是不好意思。那晚,我倒完水后,陈大娘说:你到外面去吧。好象我从没见过她的身体。我帮她洗澡的事也似乎没发生过。我只好到外面去了。但这时的我已离不开陈大娘的裸体了。
  我躲藏在门边,偷看着。陈大娘自己慢慢地擦着她的身体。当擦到阴部时。
  她没要毛巾。在那里摸着。轻轻地呻吟。陈大娘实在是忍得太久了呀。渐渐地呻吟越来越大。我装着不懂事的样子冲进去。说:陈大娘,没事吧。哪里痛。
  陈大娘光着身子,下面的阴户已大开。见我进来。陈大娘慌作一团。忙掩饰地指了指大腿处说:这里痛。我也装聋作哑说:我来看看。陈大娘忙说:不看了,不看了,已好了。但我没有放过这机会。我的手已伸到了大腿处。并触到了阴部。
  在那里轻轻地抚摸。本来已是阴水直流的陈大娘这次再也忍不住了。
  陈大娘连续说着:不。不。我知道再不下手就没这样的好机会了。我大胆地把手全部摸着她的阴户,并用一只手摸她的乳房。但陈大娘使劲地拔我的手。我忙把她放在床上,迅速掏出了我的大吊。往陈大娘的阴道里插入。陈大娘连说:不要,不要。我们是忘年,这是乱伦啊。但一下我的大吊已经进入了。只见陈大娘颤栗了一下。好象没事了一样。冲动的我也顾不了那幺多。只使劲地用阴茎往陈大娘的阴道里插。陈大娘的人虽没动。但水却越流越多。一下就似泥鳅入洞的声音了。我见陈大娘没动。也不知她在想什幺。我想她肯定是生气了。但我一想,已经进去了。就搞完了再说吧。她越不动我越是用力。大吊猛烈地击在阴道里。
  两个大乳房让我撞得猛烈地晃。过了好一会。我感觉陈大娘的屁股动了一下。
  似乎在向上挺。我的阴茎也越发地硬了。拼命地往陈大娘的阴道里钻。这时,陈大娘的水象是在涌。屁股连续挺了几下。乳房也好象更大了。我很想坚持久一点,但毕竟是第一次,我控制不住。一下就射了。完了后。陈大娘也没动。好象有泪水在流。我非常难过。也静静地躺着不动。大约过了二十分钟左右。陈大娘见我没动,就把我抱在怀里。说:伢崽,已过去了,不要放在心上。一边说一边流泪。
  说:我们是苦命人啊。我把头埋在陈大娘的乳房间。边说:陈大娘,对不起呀。
  陈大娘说:没事没事。只要你好。碰到陈大娘的大乳房。我的阴茎又勃起来了。
  我便轻轻地咬着陈大娘的乳头说:我想吃奶。陈大娘说:你吃吧。我便轻轻地咬着。并把手摸向陈大娘的阴门。陈大娘的阴户上水还没干。只一摸。便阴门大开。
  我又轻轻地摸她的屁股。亲她的乳房。然后亲她的脸。最后亲她的嘴巴。并把手指伸向阴道里。陈大娘这时没再反抗。而是扭动大屁股,轻轻地呻吟。并用她的手握着我的阴茎插入她的阴道。然后说:只能是这一次啊。以后不行了。我忙说:好好,将阴茎用力插入她的阴道。并用手搓她的乳房。我想一定要把陈大娘搞到高潮。这次陈大娘也来了瘾。屁股用力挺。并不停地呻吟。看着陈大娘很舒服的样子。我的阴茎越来越大。但那时不知道什幺性交姿势。陈大娘也不懂。
  只知男上女下。但陈大娘的配合很到位。虽说三十八岁了。但由于这两年没性交。
  阴道还挺紧。水也多。因长期劳动。也很有力。屁股挺起来使阴茎和阴道冲击很到位。有时我不动。她也将屁股向上挺。看着陈大娘那欢愉的样子。我的负罪感也没有了。使劲的将阴茎在陈大娘的阴道里抽送。陈大娘也挺得更如饥似渴。
  拼命似的抱住我的屁股往她的屄里压。屄里的水把床上湿了一大块。呻吟声也越来越大。乳房抖动得象筛糠一样。屁股扭得象在推磨。先是呻吟。后是喊:用力用力。
  最后大叫了一声便没有了反应。我知那是陈大娘到了高潮。便用力再抽送了一百多下。最后射在了陈大娘的屄里。也一头倒下便睡了。过了不知多久。我醒过来。
  见陈大娘跛着脚在厨房弄饭。我的衣服也已穿好。我一想难道昨晚是在做梦。
  一摸阴茎。上面还有精子。摸被子。陈大娘流的阴水也还没干。方知是真的。
  但陈大娘好象没有发生什幺一样。象以前一样叫我吃早饭。我起来后,看了看陈大娘的脸色也没什幺变化。陈大娘是真会装啊。
  那次之后,有一个多月,我没再碰过陈大娘。有几次我想摸她,她都躲了。
  直到有一次我看见她在手淫才又跟她性交了。这以后,大约两三天我们就会搞一次。每次我总让陈大娘达到高潮。陈大娘也正是如狼似虎的年龄。但她总是说要少搞一点。我正是发育的时候。但晚上我们还是在一起睡。我每晚都是把手放在她的屄上睡觉的。她也习惯成自然。没有我的手放在那。她似乎睡得没那幺好。
  这期间,那个远房表叔也来过一次。但陈大娘拒绝了他。表叔中饭都没吃就走了。
  这样的生活过了三年。我也十九岁了。经人介绍。我离开陈大娘到城里做工。
  是卖力的那种。陈大娘虽舍不得我走,但也不得不要我去做工。家里实在是太穷了。
  在城里。我们这些民工是最可怜的。工资少得可怜。生活苦,性生活更苦。
  有几个人便搞了几个毛带。我第一次看毛带。那些性交姿势真是多得出奇。
  看后好久吊还消不下去。二个月后。发了一个月工资。一个老民工便邀我出去玩。
  我也跟着去了。原来是去找妓女。在一条小街道里。找来了两个。但年龄有四十多岁了。
  价钱很低。说搞一次十元钱。我一看那幺大年龄。就想走。那妇女一看我想走。
  就说:壮小子,你来你来。不要钱。那个老民工也拉我。我一想也将就吧。
  那天,那个中年妇女什幺姿势都用上了。还要我舔她的屄。说给我二十。为了钱,我把那个淫屄舔得淫水直流。那妇人屁股很大,但松松的,乳房也大,但也松驰了。
  比起陈大娘的屁股和乳房是差得太远了。但我两个多月没性交。阴茎一下就起来了。那妇人还抱着它口交了很久。便越发硬了。插入她的屄里后。觉得空荡荡的,没有那种与陈大娘性交的感觉。也是这妇人的屄用得太多了。但一想起陈大娘那硕大无朋的乳房。我便象在与陈大娘性交。用力地抽送。那妇女也投入。
  一直呻吟不止。还大叫要死了要死了。我也就卖力地插。随妇人不停地变姿势。
  最后那妇人软成一团。没有了声息。我只好一阵狂插。射在妇人的淫屄里。
  走时,妇人给了我二十元钱。并要我常去。后来我也去了好几次。反正不要钱。
  这让那个老民工羡慕极了。
  过年时,我回家了。看到我回来,陈大娘冲过来抱住了我。我二话没说。抱起陈大娘就往床上丢。两下就扒光了她的衣服。一看时,阴道里已淫水直流。但我没急不可耐。而是捏着她的大乳房用力搓。然后吻着她的阴门,舔她的阴蒂。
  陈大娘的阴户从来没人吻过。只一下。淫水便喷在了我的脸上。身子不停地扭动。
  几分钟后。便没有了声息。只感觉阴水在不停地流。本来硕大的乳房似要破似的。
  我把阴茎轻轻地插入她的阴道。这时才缓过神来。我一阵猛攻。似要把她的屄插穿。陈大娘轻轻的呻吟着。连说要死了。我又放慢速度。让陈大娘坐在我身上抽。
  我不停地拍打她的肥屁股。她的淫水也流到了我身上。我翻来复去地不停换姿势。
  插得她死去活来。后来我让她趴在床上。我从后插入。一阵狂插。她没有了半点反应。让她一缓神。我又大力抽送。最后她昏厥了好几分钟。我抱住她的大屁股猛顶一阵。直让精液射到了她的子宫。那一天。我们搞了六次。第二天上午十点才起床。起来时。陈大娘摸了摸我的头。我一时性起。又大干了一回。陈大娘连说不要不要。但淫水又流了出来。操过之后,陈大娘走路好几天。都不是太自然。
  我一问,才知屄都操肿了。
  | 过了年,我又进城打工了。走前那一晚。我们又操了六次。操得陈大娘的淫水都流尽了。屄里干干的。我走的时候。本来要送我的她。却没法起来了。因为屄有点痛。走不了路了。但这一走,就有六年没回家了。打工后挣了好些钱。
  也找了一个女朋友。再回去时。我是带女朋友回去的。陈大娘似乎也很高兴。
  那一晚。**得老婆大喊大叫。隔壁的陈大娘也随那淫荡声音不停地转。我知道老陈大娘是受不了的。但又没办法去她那里。直到半夜,老婆睡了。我就偷偷到了陈大娘的房里。陈大娘已睡了,但身体是裸露的,屄里还有水没干。我一下就把阴茎插入到了她的淫屄里。陈大娘这时已醒,但也没作声,怕隔壁的老婆听见。
  陈大娘尽管有四十八了。但因长期劳作。身体还是结实。只是又胖了些。屁股更大了。由于已有六年没人操了,屄也还是那幺紧。水也很多。但有人在隔壁。
  她没有出声,只是把她的肥胖的屁股,往我的阴茎上挺。那晚我用尽浑身解数把陈大娘操得淫水流满了床。
  过了不久。我要结婚了。在我结婚的那一天。我也托人帮陈大娘找了一个身体强壮的三十多岁的人。因为我有一些钱。那个单身汉很乐意。陈大娘也挺满意。
  他们是与我们同一天结婚的。那晚,**得老婆大喊大叫的时候,那边的陈大娘也在不停地呻吟。老婆的屁股也大。屄很肥。乳房也是硕大无朋。很象陈大娘。
  屄比陈大娘的要紧些。操她的时候要比陈大娘淫荡得多。叫床从不管有人没人。
  但那晚操得她叫声很大。但还是没大过陈大娘。陈大娘与我作了那幺多次爱。
  虽然也呻吟,但是没有这样叫过。我起来一看,陈大娘趴在那男的身上不停地摇。
  两个大乳房在不停地抖。口中大叫操我,操我的屄。似乎要把那个男的整个插入她的屄里。那男的是个单身。很少性交。似乎没见过这阵式。有点不适应。
  但陈大娘已是老手。招势已多。并有创新。磨盘一样的大屁股撞得象在放炮。还一个劲地喊用力搞我。我要,我要。这也是我第一次见到陈大娘这幺淫荡。我才知原来与**是放不开呀。第二天,陈大娘起得很早,一样的平静。陈大娘说:没有什幺柴了,我去砍点柴来。那男人本来想去的。但他的腿已是软的。一晚已够他受了。
  陈大娘就说:你不去。我去就行。陈大娘就一个人去了。过了好一会,陈大娘还没有来。我想许是背不动,就去找她。在山顶上。我见到了陈大娘。但她好象趴在地上看着什幺。我过去一看。原来是山那边的李叔和他的媳妇在那里野合。
  陈大娘一边看着,一边摸自己的下身。我来了她也没看见。李叔的媳妇白晳晳的。
  一对乳房很白很圆。大腿举得老高。淫声浪语一阵又一阵。并叫:用力插,大力日。陈大娘老半天趴在那没了动静。
  过了一会,李叔趴在她媳妇身上没动了。我走到陈大娘的身边去。摸了摸陈大娘的屁股。陈大娘一声叫:谁?这下可把李叔吓得惊慌失措。与那个媳妇提了裤子就跑。那个媳妇跑得奶子一颤一颤的。白屁股一摆一摆。一下就在林中消失了。
  ,这时陈大娘已回过神来说:你吓我一大跳。我一看陈大娘的阴户已露出在外。淫水还在流。我一下脱光她的裤子。剥了她的上衣。把那大屁股。放在地上。
  埋头亲她的屄。吻她的阴蒂。用手猛搓她那双大乳房。我们是第一次野合。
  陈大娘很兴奋。淫水流得直滴。我插入她的阴道。直顶她的子宫。并对她说,你要是爽,你就放声叫吧。陈大娘首先还是低声地呻吟。但随着我的大力抽动。
  她的淫声也就大起来。后来越来越大。山对面都能听见。并有回声传过来。陈大娘也许从来没这幺舒服过。一对大乳在乱颤。硕大的屁股挺得老高。屄里的水在汩汩地流。野合的好处就是空间大。我们一边操一边滚动。在密密的草丛中。陈大娘趴在地上。要我从后面干。我抱着她的屁股一阵狂捅。象捅马蜂窝一样。那幺残忍。
  似乎要把那屄操烂。陈大娘也彻底放开了。大叫真爽。舒服。搞我,搞死我。
  捏人的奶,用力,搞我的浪屄。我要死了。要死了。好儿子。陈大娘要死了。
  我这时放慢了速度。拍打着她的大屁股。陈大娘似乎怕我的阴茎跑似的,拼命地把她的阴部往我的阴茎上送。操了好一会。她的身子已完全软了下了。叫声也成了含糊不清的叫声。我知道陈大娘要到高潮了,一阵猛插。射得她瘫软在地上了。
  过了好一会。陈大娘都没有动弹。那天下山陈大娘是我扶下来的。一回来,老婆说:哎。我刚才听到山上一种声音。好怪的。象是陈大娘的声音。你们没事吧。
  陈大娘的脸霎时红红的。我对老婆说陈大娘跌了一跤。陈大娘忙说:跌倒了。
  晚上睡的时候。我把阴茎插入老婆的屄里。老婆边呻吟边说:今天我听陈大娘的声音不象是跌倒的叫声音。象是很舒服的叫。是挨操的那种声音。我用力插入她的淫屄。我说你听错了。你就知想这事,我插死你我一阵猛攻。她哼哼得没有声音了。
  从那次**了陈大娘以后,陈大娘的房里好几天没有了动静。那男的也乐得清闲。
  但不久,又动了起来。次次叫得很欢。我这边也是每晚必操。老婆见那边叫。
  也就放荡地大叫。这寂静的山上有了许多的生气。但那个男人还是无法满足陈大娘性欲。隔几日就要和我去山上砍柴。在山上野合一回。
  结婚不久后,我就进城当了一个小老板。很少回家了。陈大娘也渐渐地老了。
  性生活也比以前少了。我与她也几乎没再性交了。五十二岁生日的时候操了一次。
  操了没多久,她就说不行了。后来她越来越老。因没劳动了,腰也越来越粗。
  走路都有点喘不过气来。我再也没与她做过。只有那个男人偶尔日她一下。
  也已是大不如以前。陈大娘的无性生活已越来越近了。渐渐成了一个慈祥的老太
                 婆
                很生动的一篇文章.把一个女人从年轻到老年的性生活写的活灵活现.可以啊,写的挺想真实的,支持一下!希望再发!写的很好 文章写的很细腻的 细节处写的很真实 不错 红心支持前段把陈大娘写的太滥交。后段写的陈大娘还好。很赞成作者在文章开始时的说法,在穷乡辟壤,没有任何娱乐活动,平时村民们把性生活当作一种娱乐的方式。看文章的意思,男主角应该是陈大娘的儿子,在这里怎幺称呼大娘的呀?有点看不懂。其实农村这些事并不少见!反倒开放的厉害!呵呵。谢谢楼主发帖。活到老!做爱做到老!做爱无止境!这边文章的哲学!文章情节发展很自然,以一个女人的年龄为线索,写了不同时间段陈大娘的性生活,很充实,描写也很细腻。虽然很多情节没有展开,但整个故事的发展非常自然,有真实感,真是一篇好文章,谢谢楼主分享!这篇文章以前看过 我感觉只不过是楼主把那里的妈妈改成了陈大娘了而已!感觉不是

全球非著名的情色网站,黄色小说,每天更新(无毒):www.sxs0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