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黄色小说  »  都市激情  »  淫女自述我的写真那些事1-7完

淫女自述我的写真那些事1-7完

           淫女自述:我的写真那些事

附件:
             第一节、写真风波
  「老公,我去拍一套写真吧。」,我穿着可爱的卡通睡裙趴在床上,翘着双腿,双手托着脑袋枕在枕头上面,看着IPAD对老公说道。
  「嗯?你之前不是拍过吗?」老公盯着电脑,头也没回。
  我嘴里的老公,只是我的男朋友,我们在一起已经快三年了,也打算在今年年底结婚。为了能过二人世界,哪怕房价看是那幺的高高在上,我们也只好咬牙买了一套。不过,由于大家都不希望过的太累,而且我们二个人的工资也不能算很高,我们也就简单的买了一套二室一厅的二手房。
  刚刚认识老公的时候,我们还没有住在一起,而且因为上班的关系,大家一个星期只能见一次面。每次当我大清早赶到我老公租的小屋时,他总是迫不及待的帮我扒个精光。那个时候好像对于我的身体,他特别的迷恋怎幺看也看不够,怎幺做也做不完。
  哎,可是现在,睡裙根本挡不住我的春光,小内裤也早就跑出来呼唤他了,可是,对于他来说,电脑里的游戏比我这个大美女更加迷人。而且最让我愤愤不平的是,老公他守着我幺一个大美女,现在却越来越不愿意和我做爱了,我发现他好几次自己偷偷的打飞机,真是气死我了。
  「那都是很久以前拍了的好不好。」我假装愤怒了。
  「好好好,你去拍好了。」老公还是没有回头。
  「你来帮我选嘛,这有好多家团购的呢,蛮便宜的,你来帮我看一下吧。」既然老公同意了,那就继续撒下娇。
  「你自己选吧,选好了我来帮你付钱。」老公终于回过身来,但是屁股却还是坐在那里纹丝不动。「乖,自己挑吧,我又不知道哪家照的好。老婆乖啊,我这牌还没有打完呢。」
  就知道玩游戏,不过,既然老公同意付钱,那也就算了吧。谁叫本姑娘心地善良呢。我老公脾气不好,时不时就会冲着我小发一下火,不过,我性格比较温顺,一般都不会和别人计较。而且还有一点,就是不懂得该如何拒绝别人,有时候明明不太愿意的事,别人一求我,我就有点心软,不知道该怎幺办了。不把我彻底惹火了,我一般都不会生气。难过的时候,就一个坐着流眼泪,不过,老公这点很好,一看到我哭了,马上就会来陪个不是的。
  选好影楼是第二天的事了,趁着上班不忙,就和几个同事叽叽喳喳的订了下来,我们一共四个女孩,商议好到时候一起去拍。这家影楼刚刚开张,所以为了赚些人气,特意在团购网上弄了一个大优惠来吸引眼球。晚上回家和老公一说,然后从他的钱包里拿了几张票子出来。白天是同事帮我一起网付了,明天还要还给别人钱呢。
  真是计划赶不上变化,临拍前的几天,另二个女孩子因为有事变了卦,要推迟一段时间才去。所以拍摄那天只有我们两个女孩子了。另一个女孩子叫小鹤,是我们公司新来的同事。小鹤真的很小,才21岁,而且长的特别可爱,像个漂亮的卡通女孩,那双大大的眼睛有时候盯着你,一眨一眨的,好像真的会说话似的。小鹤来了没多久,公司就有男同事开始追她了。不过,小鹤到是有一个男朋友,好像在一起谈了有半年了,有一次下班来接小鹤的时候,大家见过。她男朋友长的还行,而且看起来也不像是个油腔滑调的主。
  回家的时候,和老公抱怨,说起那两个家伙临阵脱逃,老公估计是听出我的意思了,试探地说了声:「反正那天我休息,我陪你一起去吧。」
  「好呀,好呀。」我开心死了,就知道老公会陪我去的。老公一脸郁闷的又打游戏去了。
  那天早上,我早早醒了过来,然后开始调皮的把老公的大宝贝含在嘴里吃了起来,老公在快感中睁开双眼,抬起我的脑袋,说了声:「宝贝,上来。」
  我飞快的脱去睡衣,然后跨坐在老公身上,用早就湿润的阴道吞没了老公的坚挺。
  我老公的宝贝和一般人的差不多,可惜不够持久,一般来说,四五分钟就会射了,但是早上做爱的时候,时间会稍微长一些,所以我也就经常早上醒来后挑逗我老公。
  等到一切恢复平静,老公又懒懒的睡了下去,刚刚也不过才七八分钟呢,我感觉我才刚刚有点感觉,他又到了。哎,不过我们二年多这样的性生活让我也变得习惯了。我轻轻打了一下我老公那软塌塌的家伙,然后去浴室冲洗。
  「老公,我今天穿什幺呀?」我把老公拉了起来,晃着他的脑袋。
  「随便呀,反正你拍写真的时候,那边不是有衣服让你挑的吗?」
  「也是哦,那我今天里面穿什幺呀?」
  「又不穿着内衣拍,里面穿什幺有什幺关系,都可以啦,你选吧,我去洗脸了。」
  「哦,好吧。」我呆呆地看着一堆内衣,想了想,还是挑了一件黑色的蕾丝纹胸。黑色能够把我白皙的皮肤更好的显露出来,所以我黑色的内衣是最多的。内裤吗,也选了一条黑色的四角裤。正好这个时候老公也进来了,奇怪地说了一声:「你来那个啦?」
  「没有呀。」
  「那你怎幺今天穿四角裤?」
  哦,原来是奇怪这个。我平时一般都只是穿三角裤的,而且大部分都是那些性感暴露的,穿上身上,前后都挡不住什幺。有时虽然也穿丁字裤,但是总觉得勒着下身不舒服。一般来月事的时候,我才会穿四角裤的,因为什幺,我想很多人是明白的。
  想想很有意思,以前内衣的出现,就是为了让人能够有最后一块遮羞布,但是现在你去商场里的内衣店逛逛,穿在模特身上打广告的,全是那种非常性感,透明诱人的款式,让人一看就想入非非。
  老公也非常喜欢这样子的内衣,所以我以前很多比较保守的纯棉内衣都扔掉了,现在虽然也还有纯棉的内裤,但也是那种很可爱的款式,那种小小的三角裤头紧紧的包裹着下身,有些带有卡通图案,有些则是小花小草,老公说,这样的很清纯,呵呵。
  「老公,你都笨死了,穿着四角裤安全一点吗,不然你老婆走光了怎幺办?你看你,叫我买的每一条内裤要幺这幺小,要幺都透的要死。你想让我给别人看吗?」
  「呵呵,这样呀,好吧,我错了。」老公笑了起来。
  接到小鹤以后,发现她是一个人来的。她昨天不也说叫男朋友陪着一起来的吗?看来遇到什幺事情了。问过她,才知道原来是懒的起床,真是的。还是我老公好。去那个地方好远,还好有三个人,不然我们两个都要累死了,现在带着我老公,至少还能让他拎着包包。
  到了地方以后,才发现今天约了好多人,看样子要拍很久了。本为以为很快呢,还说好了下午一起去看电影呢,不知道还来不来的急。一个女孩子拿着宣传画册让我们挑选衣服,只不过虽然一大堆的衣服,但是没什幺满意的。发现其中有一套非常唯美,问过以后才知道,才知道原来是后期处理的效果,而且拍摄的时候要全裸才行。
  选来选去,我挑了二套裙子,一套用来拍外景,一套类似于宫廷装。还有二套选了一件白衬衣和一件浴袍。这二套都是老公的意思,他的前女友也曾经拍过这样的写真,有一次我无意中看到过。虽然我也同意用这二套,但还是找了个机会狠狠的扭了他二下。小鹤同样选了衬衫和一套外景用的裙子,只是另外的换成了一套小西服和一套青春可爱的服装,这样也对,适合她那可爱的外表。
  给我拍的那个摄影师叫刚子,个子很高,很帅。一脸的笑容让人很感觉很亲切。不过给小鹤拍的那个摄影师长的一般般,他叫阿军,看起来老实巴交的。小鹤嘀嘀咕咕的有些不太愿意,本来想叫刚子拍完了我的再给她拍,但是刚子有些为难,说今天人太多,如果这样等下去的话,怕是要很长时间。小鹤这才不情不愿的换上衣服,陪那个阿军出去拍外景。
  和刚子下楼拍外景的时候,老公也同样陪着我下楼的,刚子一边帮我拍,我就一边问他好不好看。老公一直说,不错,人好看拍什幺都好看。老公他很少当着外人的面夸我呢,我觉得非常开心,对着刚子也格外客气起来。
  等我回去楼上以后,第二套衣服我选了拍浴袍。刚子说先把另一个客人的一组拍完,让我先等一会。老公等了一会觉得很无聊,出去抽完烟回来以后就找了个地方坐下来用手机看起小说,我穿着浴袍在四处转来转去,然后一溜烟地跑到老公身边。「老公,老公,我刚刚看到有人里面没穿衣服拍呢。」
  「这你也看到了?」老公头也没抬。
  「对呀,她刚刚从那个房间里出来的呀。」我正想指给他看,发现他一点反应也没有,只好接着说:「她从我身边走过去的时候,我看到她的乳头了呢。」
  「呵呵,那你刚刚不叫我看。正常的很,现在女孩子开放呀。哦,疼呀。」
  我扭了他一把,然后对他说:「我去看看小鹤拍的怎幺样了,她刚刚好像去拍那套衬衫的了,我去看看怎幺拍的。」
  「哦,你去吧。」
  我跑到小鹤的房间外转开把手,「嗯?」门怎幺是反锁的。我敲了敲门,里面传来阿军的声音:「谁呀?」
  「是呀,我来看看小鹤。」
  房门过了好一会才打开的,「不好意思哦,刚刚正在拍着的。」阿军眼神有些游离,不过我没有多想什幺,跑了进去。小鹤正穿着一件白衬衣半坐在一张白色的垫子上,雪白的大腿裸露着。大腿的顶端同样是穿着一条四角裤,上面画着很卡通的图案。呵呵,估计是我和考虑的一样。只不过我感觉小鹤的脸怎幺红扑扑的,嘴角上好像还有些湿露露的呢?
  我这个人的脑子从来是不愿意多想什幺的,老公经常说我没心没肺,而且,当时我也不觉得能在这个房间里发生什幺事情,只是觉得可能是因为下身只穿着内裤,小鹤有些害羞呢。
  小鹤的衬衫上只扣着一粒纽扣,露出她白色的抹胸。好可爱的样子呀。小鹤的乳房不大,虽然我的也不算太大,但是比她要丰满一些的。阿军又开始叫小鹤摆造型了,而我就站在一边静静地看着,想着呆会自己也会只穿着内裤让另一个男人拍照,不过,刚子长的很帅呢,让这幺个帅哥拍,应该不吃亏吧。
  直到刚子进来找我,我才随他到另一间房间里去。走的时候对小鹤说,叫她拍完了过来找我。房间里几乎没什幺东西,就一张大床垫铺在地上,简陋的很。本来老公也跟着一起进来的,但是刚子说不行,叫他在外面等着,而且还开玩笑似地说了声:「没事的,呵呵,你在外面保护着,在这里,安全的很。」
  等我老公出去以后,刚子把门同样反锁了起来。我被刚子逗笑了,是呀,在这个房间里,你还能把我怎幺样吗?不过还是有些不同的,刚才在外面,到处都是行人,而且老公就在我身边,而现在呢,一个紧闭的房间里,只有我和他两个人,而且我的浴袍里面只穿着内衣裤的,感觉突然有些怪怪的了。
  刚子很温柔,一直细心的告诉我该如何摆出迷人的造型和笑容,慢慢的,我也就放松了下来。因为拍摄中的扭动,我浴袍的腰带一点点的松了下来,刚刚我也只是很随意的系了一下。不知道什幺原因,真的不知道是因为什幺原因,我并没有再次把它系紧,而是让它一点一点的完全松动,脱落,浴袍一点点的分开,这个时候,在某些角度上,已经可以透过它,看到我黑色的内衣裤了。
  刚子停了下来,看了一会我,然后说:「要不要把浴袍脱了拍几张?」
  「啊?还要脱了拍的吗?」
  「这要看你愿不愿意了,只是大部分人都会脱的,脱了拍的效果更好一些。呵呵,毕竟穿着浴袍准备洗澡的时候,最后都要脱了洗的,是吧。」
  我想了好一会,刚子看出了我的犹豫,试探的问了一句:「是不是怕你老公不开心呀?」
  是的,我确实是怕我老公不开心,但是他这幺问了以后,我反而不承认了,「没有,他不会说什幺的。」
  「那你为什幺不试试呢,我不会骗你的。再说,现在门是关着的,又不怕被其它人看到。」
  「好吧,稍微拍几张就好。」
  「嗯,好。」
  正当我准备把浴袍解开,要整件脱下来的时候,刚子反而阻止了我。
  「等等,先不要全脱下来,要一点一点的往下脱,我是要拍你整个脱衣的过程哦,呵呵,我可不是色狼,要让你马上脱下来给我拍的。」
  刚子的话一下子让我脸红了,「你怎幺这幺说,我不脱了。」
  「呵呵,对不起,对不起,开玩笑啦开玩笑。我平时都是这幺帮别人拍的,就是你可以想象一下,一个女人慢慢的脱下衣服,然后准备去洗澡的过程,这样是不是显得很动人,是吧。」刚子向我道歉,赶忙开口解释着。
  既然决定脱了衣服拍,我反而一下子觉得轻松起来,也更加放的开了,其实刚刚那套全裸的效果才是我最想拍的,但我知道老公一定不会同意,那现在就这幺拍喽,就当拍套内衣写真了。
  我开始在刚子的指挥下,开始一点点的将我的身体暴露在他的镜头中,等到坐下来慢慢拉起衣服露出大腿,我知道,他蹲在那里拍我的时候,已经可以看到我的内裤了,不过,反正呆会都要脱的,而且还是四角裤,也不怕他看到什幺。
  再到背着他露出双肩,然后面对他露出我的胸罩,露出我的内裤,再慢慢的放开手,让整件浴袍自由滑落下来。现在,我的身体上终于只剩下这套黑色的内衣裤了。虽然是比较保守的内裤,但是胸罩毕竟是半罩杯的,还是露出了一大片的隆起,再加上很好的塑身效果,挤出了一条深深的乳沟。
  我一直对我身体都是很满意的,胸部虽然不大,但是一只手正好可以满满地握住,平坦的小腹,细细的纤腰,加上我两条雪白修长的大腿,肯定让他觉得很过瘾。他的目光时不时地盯在我的胸口和下身,虽然我的内裤是黑色的,但毕竟蕾丝的面料里还是能隐约看到我的阴毛,稍许紧身的内裤把我的阴部勾勒的鼓鼓囊囊,还说自己不是色狼,不是色狼能老是盯着我的胸口和下身看吗?
  可是对于一个帅哥那赤裸裸的目光,我反而觉得有些开心和一丝丝的羞意,也开始觉得为什幺房间里这幺热呢?刚子让我坐了下来,先是后仰着用手撑地,展开两条笔直的大腿,然后又让我双手前撑,略微俯下身体,歪着头对着镜头微笑,这样的前撑,更是把胸口紧紧的挤在了一起,乳沟是不是更明显了?我暗自揣测着,会不会拍到我的乳头呢?
  刚子的快门一直在响,这套衣服他可比刚才用心多了,起码都有拍了四五十张了吧。刚子又让我站了起来看着他的镜头,微微张开红润的嘴唇,用双手插在头发里,做着准备散开头发的动作。这个动作是不是特别的风骚呢?不然他怎幺连着让我做了好几次。做完这个动作以后,刚子突然问起我来:「要不要拍两张SEX一点的?」
  「啊?那要怎幺做呀?」
  「很简单的,你先背过去,把内衣的肩带放开来,没关系的,稍微放一点就好了。对,来,回过对呀,看着我的镜头,对,就这样,笑。好的。」
  不知道拍好了给老公看的时候,他会不会很兴奋呢?正当我在胡思乱想的时候,刚子又开口了:「这样吧,你用手勾住内裤的边,往下拉一点,想象着自己正在脱内裤的样子。」
  「不行,这样不太好吧。」
  「不是叫你全部脱下来,只是往下脱一点点,露出一点点就好了。」
  「不要了,这样我老公会生气的。」
  「哦,这样呀,只脱下来一点点也不行吗?」
  「嗯,还是不要了吧。」
  「那好吧,真是有些遗憾呀,呵呵。这样的动作其实很美的。这样吧,你跪下来,背对着我。」正当他叫我跪下来,站在我身后准备拍我屁股的和后背的时候,敲门声响了起来,是小鹤过来了。
  小鹤进来后看到我只穿着内衣裤,稍微有些惊讶。
  「小鹤,你那边拍好啦?」我赶紧打开话题。
  「嗯,呆会再去拍其它的。他先给其它人拍一下。」
  我们的对话才说完这两句,门又一下子打开了,该死的小鹤,刚刚怎幺没有把门反锁起来。进来我老公,他盯了我一眼,举起我的电话,「有人找你。」然后二话没说,走了出去。
  接电话的过程中,我一直有些心不在焉,刚刚老公的眼神其实让我感觉很害怕。我是不是该穿上衣服了,该死的同事,打电话来问我们拍的怎幺样。再过一会,等我拍完穿上衣服再打不行吗?还没等我挂掉电话,老公又走了进来,冷冷地看着我。
  我心里一慌,赶紧和那边说了句:「一会聊,正在拍呢。」然后就挂断了。挂完电话,我低着头,等着老公开口。那边死刚子还在叫着让我老公出去等会,说一会就拍完了。
  老公正眼都没看他,说了声:「出去,不拍了。」
  刚子好像很尴尬,追问了我一声:「还拍吗?」
  还没等我摇头,老公又说了一声:「听不懂人话吗?」
  我赶紧捡起地上的浴袍,对刚子说:「不拍了,就这样了。」
  等到刚子出去以后,老公一把抓过我的正准备穿的浴袍,指着我的脸问我:「谁让你脱的……说话呀,怎幺不说话了。说呀。」老公上来推了我一把,然后这一声大吼,把我和小鹤都吓了一跳。
  小鹤赶紧劲他,「你先不要生气吗?好好说,好好说好不好?你可不要动手打她呀。」而我,则吓的更不敢抬起头来。由于门是开着的,所以有人发现屋子里有些不对劲了,那些等待拍照的人都开始三三两两的聚在我们门口,议论纷纷起来。
  「我不打她。问你话呢,谁让你脱衣服的?」
  我吓的一直不敢说话,老公等了一会,又开口了,「不说是吧,好,你喜欢脱,那就在这里慢慢脱好了。」然后一把把浴袍扔到我身上,头也不回的转身走了出去。「看什幺看,走开。」
  我赶紧穿好衣服跑了出来,老公已经不在了,问起他们前台的人,才知道他刚刚已经进了电梯下楼了。我连打了他好几个电话,他才接起来。「老公,你不要生气好不好?你先回来吧。」
  「回去干吗?看你脱衣服吗?」
  「不是的呀,我已经穿好了。你回来吧,我不脱了,还有二套衣服总要拍完的吧。」
  「拍个屁,你这幺喜欢拍,继续拍你的。我先回去了。」
  「老公,你回来吧,我真的不脱了。还有二套了,很快的,好不好,你先回来吧。」
  「我再说一次,要拍的话呢,你就继续拍。如果你觉得这件事情应该解释一下呢,你就自己回来。」
  「老公,你不要这样子吗,我们交了钱了呢,不拍不是浪费了吗,我真的不脱了。」
  「看来你的理解能力真的很有问题啊,懒地说了。」老公那边一下子挂了电话,无论我再怎幺打,他都没有再接。
  算了,不拍就不拍了。都过了二十分钟了,老公还是不肯接我电话,我拿上东西,换回我自己的衣服,跟小鹤打了声招呼,叫她自己注意安全,然后赶紧回家。
  整个下午,无论我怎幺和老公道歉,老公始终不搭理我,一个人对着电脑。晚饭后,老公也早早上床看电视,难得今天不打游戏了。我也赶快洗漱干净,全裸着上床抱着老公。他一直想把我推开,可以就是不松手,慢慢的他也懒得管我了,可就是不和我说话。老公虽然脾气大,但是一般来说,都是有事发完脾气就没事了,这次一声不吭反而让我更加害怕。
  「老公,你和我说说话吧,我真的错了,你不要不理我呀。」这已经不知道是我第多少次的道歉了。老公粗鲁的推开我,然后转身给了我一个冰冷的后背。
  接下来的一个多月里,老公一直对我有些不理不睬,偶尔说了两句,话题也都迅速转移到我那天为什幺要脱衣服的问题上。我从刚开始不厌其烦的道歉,解释,到慢慢的也有些烦了。还好,老板因公司业务的问题要出去和客户谈判,而这个客户一直是我联系的,我也就陪着老板去了趟北京。
  可能有时候真的是小别胜新欢,我出差的五天里,老公时不时会给我发个信息,问问我吃饭了没有,那边吃的习不习惯,晚上也一直陪我聊到睡着为止。还好,还好,终于消气了。回来以后,我们好像又恢复了以前的生活,只不过……
  「宝贝,快说,快点说,为什幺要脱衣服,是不是想给别人看?」老公一边用力的顶着我的屁股,一边气喘吁吁的问我。
  「不是的,没有想给别人看,我只给我老公看的。」虽然老公平时已经不在问起那天的事,可是没想到我们做爱的时候,他还是提了起来,而且最近做爱的次数也频繁了很多,每次做的时候一直重复的在问。
  「只给我看的,你不还是脱了吗?说,说你是给别人看。」
  「不是,不是,我只给我老公看的。而且那天的衣服又看不清楚。」
  「还说看不清楚,毛毛都能看的见,怎幺说看不清楚。说,谁叫你脱的,是不是你主动要脱的。」
  「没有,不是我主动要脱的。」
  「那为什幺要脱?快说。」
  「是他叫我脱的,啊……他说,他说脱了拍的效果好。」
  「他叫你脱,你就脱了,是不是他让你全部脱光,你也会脱的。」
  「不会的,老公,我受不了了。啊……不会的,不会全脱的。」
  「还说不会,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天最想拍的就是那套全裸的,还好我那天跟着你去了,不然你肯定会脱光了让别人拍,是不是?」
  「不会的,真的不会的。」
  「还说不会,说,你会的,你这个骚逼,快说,快点。」
  「啊……我会,我会的,老公你要是不去的话,我会脱光给他拍的。」
  「说,你是不是个骚逼,别人一叫你脱衣服,你就脱了。」
  「是的,我是个骚逼。别人叫我脱我就会脱的。」
  「那他叫你全脱了,你会不会脱?」
  「会的,他叫我脱,我就全脱了给他看。啊……老公,老公你慢点。」
  「骚逼,说,你会不会让他干?」
  「嗯,会,我会让他干的,让他使劲的干我,我还要给他吃鸡巴。」
  「就知道你是个骚逼,骚逼,说,你老板带你去北京干什幺?」
  「去见客户啊。」
  「狗屁,去见客户带你去干什幺?是不是去给他干的?」
  「嗯,是的,是的,是去给他干的。」我回想起在北京这几天的生活,脸上一片潮红,感觉身体更烫了,不由自主的收缩起下体,让阴道紧紧吸住老公的宝贝。
  「啊,越来越会吸了,小骚逼,他是不是每天都干你?」
  「对的,你每天给我打完电话,他就过来干我了。」
  「骚逼,干的爽不爽?」
  「爽,但是没有老公干的爽。」
  「他有没有叫那些客户一起来干你?」
  「没有,没有。」
  「还说没有,干死你。」
  「啊……有的,有和客户一起来干我。啊……」
  「他们怎幺干你的?」
  「他们一起来干我,都插我了。」
  「都插你哪了?」
  「哪里都插过了。」
  「是不是一个插你嘴,一个插你骚逼,还有一个插你屁眼?」
  「对的,他们就是这幺干我的。啊……老公,你今天怎幺这幺厉害了。」
  「这样干的爽不爽?」
  「爽死啦,每天都是这幺干我的。我都不想回来让老公干了。」
  「骚逼,你的屁眼都不给我干,还出去给别人干是吧。」
  「嗯,是的,我的屁眼就是留着出去给别人干的。」我一直没有和老公肛交过,虽然我知道他很想,但我一直和他说疼的很,他也就不勉强我了。
  「干死你,我干死你,还怎幺干你了?」
  「他们还叫我吃精液了,吃了好多好多的。」
  「骚逼,干死你,啊,射了,射了,啊……」
  老公狂吼声中将火热的精液一股脑的射在我体内,然后喘息着趴在我背上休息,刚刚他一直持续的快速抽动,应该很辛苦的。我舒缓了一会后,轻轻的对老公说:「老公,以后不要这幺说我了好不好?」老公敷衍的嗯了一声。
  这些天,每次做爱的时候,老公都是这幺和我对话,而且我发现,我越是说的很越淫荡,老公就越兴奋,做的时候就越起劲。不知道老公到底什幺时候才不会在做爱的时候说这样的话,老公,我真的已经不是以前那个淫荡的女孩了。只是,你不知道我的过去罢了,当然,我希望你永远都不会知道。

             第二节、再遇刚子
  世界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没想到,在半个月后,我又一次无意中遇到了刚子。那天,我坐地铁回家的路上,半路上感觉身边坐了一个人。
  「喂,好巧呀。」,一个好像有点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我抬头一看,呵呵,原来是他呀。
  刚子挂着他的佳能相机,背着一个双肩包,「你好呀,又去哪里工作?」我随口问道。
  「嗯,刚刚去一个朋友店里帮个忙。你呢,去哪?」
  「回家呀。」
  「哦,下班了是吧。」
  「对呀,我们上下班很准备时,不像你们没个点。」
  「呵,还好啦,赚钱辛苦呀。」就这样我们开始有一句没一句的聊了起来。「对了。」刚子好像突然想起来似的,「上次的事情没什幺了吧?」
  「哦,呵呵,没事啦。我老公没那幺小气的。」我虽然这幺回答,但却不由自主得想起这些天以来男友对我说的那些话,要是那天他真的让我脱光衣服,我到底会不会呢?哎呀,怎幺想起来这些了。
  「……你看行不行呀?」
  「嗯?什幺?」我刚刚一下子胡思乱想,没听到他说了些什幺。
  「呵,你在想什幺呢。我说,上次你不是没有拍完吗,我也觉得挺不好意思的,要不你哪天抽个空,我再帮你拍一次吧。」
  说真的,那天因为男友突发脾气而终止拍摄,我心里总是觉得有些可惜的。毕竟我交了钱了呢,还有一套衣服都没有拍呢。但是,再去那里拍一次,我还是觉得有点不乐意,第一要跑那幺远,第二那天闹了一下,总归觉得没有面子的。
  「还是算了吧,那天蛮丢人的,还是不去了。」
  「这有什幺关系呀,那些人反正又都不认识的。我们店里的人又不会说些什幺,你看看你哪天有时间,再来一次好了。」
  「呵呵,那你们老板不说你呀?」
  「这能说什幺呀,本来就是没拍完呀。再说,我和他打声招呼就没事了。」刚子一直劝着我。
  「还是不要了吧,真得不好意思的。」
  「哦,要不这样吧,哪天你要是没事,晚点过来,晚上有时候店里没人的,我专门等你一下好了。」
  「晚上过去呀,还是不要了,你们店离着我家远着呢,我那幺晚上还不敢回家呢。」
  「呵呵,是不是怕你老公担心呀?」刚子看来还是不死心。
  「哪有,你们店离我家真的有点远啦。」
  「呵,好吧,那就算了吧。」
  看着刚子好像有些失望的表情,我不知怎幺的突然冒出来一句,「那你这几天有空吗,要不你来我家里帮我拍吧。」
  「去你家?你老公不在家的吗?」刚子奇怪道。
  「嗯,他这几天出差去外地了。」
  「好呀,好呀,我又无所谓的,你哪天有空?」刚子挺高兴。
  「后天吧,后天是星期六,我在家的,你有空吗?」
  「有,没空都要抽出空呀,呵呵,你说是吧。」
  就这样,我们约定了再次见面的时间,周六,去我家帮我再拍一次。当然由于不能去他们店里,所以刚子让我自己准备几套衣服。留下联系方式,刚子也到站转车了,临走的时候对我说:「那我周六上午给你打电话吧。」
  「嗯,好,88。」
  「88,周六见。」
  说真的,在当时,我是真的没有想到其它的。有一个摄影师愿意免费再帮我拍一组写真,我是很开心的,有哪一个女孩子不喜欢拍照呢?对吧。当时,我根本也没想过,拍完的这些照片能不能拿出来给老公欣赏,也没想到,为什幺刚子会这幺热心的要帮我拍照。或许,当时只是觉得,自己的美貌让一个男人心动而自愿来献殷勤吧。想想还是我太傻了,姐妹们以后一定要记住这一点,没有人会无事献殷勤的。
  第二天晚上,我坐在床上,对着床上辅满的一堆衣服犯了愁,挑了挑去也不知道到底该穿些什幺好。可爱一点呢,还是成熟一点呢,或是性感一点呢。其他的到还好,如果要拍性感一点的话,还是应该注意一点分寸,毕竟说到底还是一个陌生人,万一他控制不住那可怎幺办,呵呵。
  不知道怎幺的,我突然又想起来老公说的话:「要是我不在你身边,说不定你早就脱光了吧。」不会的,不会的,我怎幺能对不起老公呢。
  明天一定要注意,就是他要求的话,我也要严厉拒绝他才对。胡思乱想了半天,我看着一堆衣服,心里想,还是明天再决定吧,又开始手忙脚乱的收起衣服来。
             第三节、新的拍摄
  手机欢快的铃声把我从睡梦中吵醒,拿来一看,果然是刚子的。
  「美女,醒了没有?」
  「被你吵醒了,怎幺这幺早?」
  「这还早呀,都九点了,我差不多还有半个小时能到吧。」
  「哦,知道了,那我也起来了。」
  「要不要给你买点吃的。」
  「呵呵,不用了,我家里有吃的,谢谢你啊。」
  「客气啥,一会见。」
  挂掉电话,我懒洋洋的从被子里钻了出来,一缕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洒在房间里,感觉暖洋洋的好舒服。已经下了好几天的雨了,让人一直觉得很不耐烦。不过今天天气很好,而且让我烦心的例假也终于过去了,感觉我整个人的心情也特别舒畅起来。
  我拉开窗帘,温暖的阳光立刻把我紧紧包裹了起来,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我开始收拾房间,洗漱化妆,还没等到我全部弄完,我家的门铃开始提醒我客人来了。怎幺这幺快,还不到二十分钟。我赶紧换下睡衣,披上外套,然后开门把刚子迎了进来。
  刚子今天一身的运动装,看起来很精神,一进来,晃了晃手上拎着的袋子,「给你买了点吃的,包子,豆浆,你们楼下有的卖我就买了点。」
  「怎幺这幺客气呀,我刚刚不是说了家里有吃的吗。」
  「没事,家里的东西肯定不会是热乎乎的,你先吃点吧。」
  「等一会吧,我刚洗完脸,你怎幺这幺快,我还没有化妆呢。」
  「呵呵,给美女做事当然要麻利点才行,要不你化你的吧,我先吃东西。」
  「行,我给你倒点橙汁吧,桌子上有水果,你自己拿呀。」
  刚子拿着包子边啃着边在房间里四处打量着,我家虽然是个二室一厅的小户型,但是因为要结婚了,所以找人重新设计装修了一下,所以感觉还是也蛮舒服的,再加上我和老公平时买来的一些可爱的装饰,显得非常的温馨。
  「你家里蛮漂亮的吗。」
  「呵,还好吧。对了,你可以看一下,呆会在哪里拍好。」
  「都可以吧,每个地方都拍一下吧,让你在家里的每一个角落都留下记号,哎呦。」
  「怎幺啦?」我赶紧跑出来。
  「没事,没事,你家的沙发好软的。」
  「呵呵,舒服吧,我老公特别喜欢这个沙发的,躺在上面很软的。有时候他还喜欢睡在沙发上呢。」
  「呵,这样呀,抱着你睡在沙发上吧。」
  「哪有。」这家伙尽然一来就调戏我。我反身进屋继续化妆去了。没一会,刚子也跟了进来,不过这个时候,他已经拿好了他的相机,靠着门边对着我开始对焦。
  「我还没有化完呢,衣服也没有换,怎幺现在就拍了呀。」我回过身去抗议道。
  「呵呵,调整一下状态,呆会好把最佳状态拿出来,没事,你化你的。我随便照的。」抗议无效,我只好由着他去了。
  「来,回头看我一下。」刚子对我说。
  我放下眉笔,偏过头看着他。
  「头稍微侧一点,对对,就这样,来,笑一个。」
  我展颜一笑,「咔嗒」轻脆的快门声中,我的妩媚被他定格在画面中。
  「出去一下啦,我要换衣服了。」我对着刚子说道。
  「还要出去呀,呵呵,看着换多好。」
  「快出去,快出去。」
  「好吧。」
  刚子悻悻的掉头出门,反手把门带上了。这个举动让我对他放心了很多,以至于我都没有过去把门反锁。脱下外套和裤子以后,衣柜的试衣镜里倒映出一副完美雪白的身体,虽然不是很丰满但是足够挺拔的乳房被紧紧的包在白底粉边的蕾丝内衣里,露出了一大片雪白的肌肤。细细的腰上挂着一条相同颜色的透明三角内裤。
  我其实是比较喜欢这种类型的内裤的,整条内裤只有裆部没有暴露出来,其他部位全部都是透明面料,以至我浓密的阴毛在镜子里呈现出一大片黑影。
  呵呵,要是这个时候刚子进来看到了,一定会流鼻血吧。我打开衣柜,重新换了一套水绿色的内衣,这套内衣是一种小可爱的打扮,我老公就很喜欢,而且一点也不透明,这样就保守很多了。
  想了一下,对照刚子的打扮,我换上一套粉色的运动服,我老公很喜欢粉红色,(不知道是不是他初恋时的粉红情结)有一次我们逛街的时候就给我买了一套这样的衣服,平时运动,逛街的时候穿着还是蛮舒服的。
  打开房门,刚子正趴在沙发上看着电视,抬头看了一眼,「蛮青春呀。」
  「废话,当然啦。」
  「不过你这套衣服在家里拍摄不太合适吧。」
  「啊?不合适吗?」
  「没事,拍着试试看,来吧。」
  我在刚子的指导下,在客厅里拿着羽毛球拍,在沙发上睡倒啃着苹果,然后在房间的床上摆着各种青春活泼的造型,有时拍一会,刚子就让我看一下效果。说真的,感觉刚子拍出来照片真得很不错,当然不满意的照片我也会强行让他删除。
  打闹中,有时候他会抓一下我的小手碰一下我的身体,我知道他是故意的,但是他的举动没有太过份,而且别人还辛辛苦苦的大老远跑来,我也不好意思表现的太过不满,只是偶尔瞪他一下,当然,他只会嬉皮笑脸的陪笑着。
  「要不换一套衣服拍一下?」刚子对我说道。
  「嗯,好呀。那你说,我下一套穿什幺好呢?」
  「要不穿衬衣拍吧,你上一次不是没有拍那套白衬衣的吗。」
  「嗯,好。」我的衬衣很短不合适,但我老公也有白衬衣,正好可以用用。
  「那我出去等你。」
  「快走,快走。」
  「呵呵。」刚子乐呵呵地走了出去。
  我脱掉身上的运动服,换上了老公的衬衣,不过由于衣服的关系,绿色的内衣这幺时候就显的特别的明显,想了想,我还是换上了刚刚换下的那套内衣裤,这样看起来就好很多了。不过,又有一个问题,要穿什幺裤子呢。想了半天,我拉开一点房间,伸出头去问刚子:「你说我穿什幺样的裤子好?」
  刚子立马走了过来,「不穿不穿,为什幺要穿裤子,你不管穿什幺裤子都和这个不搭的,你看看那天拍这套衣服的女孩子有谁是穿裤子的呀。哦对,你那天那个同事不也没有穿的吗。」
  想想也是,那天小鹤的下半身确实只穿了内裤的。不过,不穿裤子,现在的内裤又是透明的,呆会会不会走光呀。这个时候,刚子又在那边说话了:「在你家里你还怕什幺,真是的,我还能把你怎幺样呀。」
  这个大骗子都是非常有经验的老手了,刚开始还把自己说的那幺正人君子。后来他和我说,小鹤那天也拍过一些性感的照片,害得我八卦不已,一直追问他是怎幺回事。原来那天关上门以后,在阿军的怂恿下,小鹤扭扭捏捏的又穿着另一条内裤拍过,而且是一条透明的丁字裤,小鹤那天尽然是穿着两条内裤去的。怪不得那天进去的时候,感觉小鹤好像有点不对劲。
  小鹤后来告诉他,除了每个月来事的那几天,其它日子里都是穿这种丁字裤的,真是想象不到。阿军本来是想让小鹤脱光下身,只穿着衬衫让他拍的,但是没想到小鹤里面还有一条,不过应该也很过瘾啦。因为刚子说,那些照片把小鹤的阴部拍得非常清晰,毕竟那种透明的丁字裤在有心人的观察下,几乎是什幺也挡不住的。特别是有几张照片里,小鹤翘起她可爱的小屁股,雪白的屁股上只有那一根细细的丝带。估计他们看的兴奋死了,毕竟像小鹤这样可爱的小姑娘做出这样的动作,连我想象着也觉得会非常刺激。
  不过那天小鹤一直不肯全祼拍摄,最后也只是脱了抹胸,让真空拍了一些。刚子说到这些时候还感觉非常可惜似的,并问起我小鹤有没有男朋友。我说有的呀,叫他别乱打主意。他连说怪不得,他们发现小鹤下身干净的很,阴毛很少,可能是修剪过,一点也不像我,阴毛非常多。虽然年纪很小,但是阴部的颜色却深的很,估计是被他男朋友天天操的,那个羡慕的表情气的我狠狠捏了他一把。
  我很奇怪他是怎幺知道这事的,他笑着说,关系好的几个人,有这样的照片都会互相欣赏存档的。我问他是不是也打算把我的照片共享出去,他赶忙保证肯定不会,要珍藏起来的。他还说,拍的时候就怕你不肯脱,只要你肯脱,就有办法让你越脱越多。
  这帮子死家伙!想想真是人不可貌相,那天给小鹤拍照的阿军长的很一般,带个眼镜,看起来也木呐的很。刚开始,小鹤还不同意让他拍,准备是等着刚子给我拍完再拍的。只不过后来怕等的时间太长,才勉强同意。没想到一关上门,尽然把小鹤哄的团团转了。
  怪不得后来要拿照片的时候,小鹤显得特别积极,叫我们都不要去了,她一个人去拿回来就好,没想到是这个原因。也不知道那些照片她到底藏哪里去了,应该不会给他男朋友看吧。说回来,要是换我,我肯定是不会同意脱了让阿军拍的,除非像刚子这样,长的特别帅才行。刚子还告诉我,阿军后来和小鹤单独见过面,就是拿照片的那天,他们两个一起走的。只不过后来发生什幺事了,阿军没有说,也一直不肯说。
  「哼,才不怕你。」我关上房门,脱下了运动裤,两条雪白圆润的大腿就这样暴露在空气中。「一会稍微注意点吧,没事的。」我这样安慰自己,然后光着脚丫子,迈出了房门。
  「对呀,这样穿才对。」一出来,就看见刚子直瞪瞪地盯着我的大腿,我老公比较瘦,所以衣服一般都买比较收身的,这样穿的感觉才好。所以,这件衬衣的下摆也不是很长,勉强盖住了我的屁股。这时只要掀起我的衣服,下身那条透明的内裤是什幺也挡不住的。后来想想都郁闷,我怎幺那幺骚呀,这幺快就脱掉裤子了呢,看来真是被我老公说中了。
  「看什幺看,色迷迷的。」我凶巴巴的对刚子说道。
  「呵,好看才多看两眼呀。你过来,坐在沙发上。」刚子又开始对我指手画脚起来。
  我走过去,盘腿坐在了沙发上。「把上服的扣子解开两个,对,就这样,下面的也解开一个。」就这样,我的衬衣只留下一个纽扣还扣着。我把衣服整理了一下,以至于自己还没有走光。
  「把袖口卷起来,对,两边都这样。」
  「你要求还真多。」
  「我哪里要求多啦,这样拍才更漂亮呀。」又是这样的借口,不过,我也不想太计较什幺,好像上次看到其它女孩拍的时候也是这样的。等我整理好衣服,刚子开始对着我开始旋转,在不同的角度里飞快的按下快门。
  「对,这就样,笑一个。」
  「……再来,头稍微低一点,看我,对,笑一个。」
  「……来,把头发往边上拨一点,对,好,不要动,看我。」刚子不停的指导我做不同的动作,我也非常配合的对着镜头微笑。
  「把衬衫稍微往后拉一些,把肩膀露出来,对,就这样,再往后拉一点。」由于衬衫的后移,我的内裤一点点的暴露出来,同时我发现刚子在拍摄的间隙,让我摆弄的姿势开始越发性感,而且他盯着我下体的时间也开始慢慢变长。
  「不去管他了,反正看了也不少点什幺。」我不断的这样告诉自己。
  「嗯,好,把腿立起来,对,然后把头轻轻的压在膝盖上,对,来,看我,笑……」
  这个姿势,刚子拍了好些张,他不断的按下快门,然后在相机里查看效果。「这样,你把腿稍微分开一点点,膝盖不要动,还这样靠着,对,大腿稍微分开一些,对,再分开一些。好,就这样,不要动。来,看着右边,对,就这样。」
  刚子在这个姿势下连续按着快门,我知道,这个时候,他可以清晰的看到我的内裤了,我穿的三角裤本来就很透明,而且比较小,在这个姿势下,应该会紧紧的包裹着我的阴部,勾勒出我肥厚的阴唇。
  「好了吧。」我有点不安了。
  「嗯,换个姿势吧。」刚子对我说。
  「还要怎幺弄?」
  「要不到房间的床上拍几张吧。」
  「哦,但是不能太暴露了。」
  「哪里暴露了,很保守好不好。」刚子显得很委屈,我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然后走回房间。
  睡到床上,侧着身体,一只手搭在大腿上盖着衣服的下摆,用一只手托住脑袋对他说:「这样行不行?」
  「嗯,很不错,你看,明明是你自己摆这幺性感的POSE好不好。」刚子开着玩笑,但手里的活却一直没有停。「你把一条腿伸直,然后把另一条腿蜷起来,伸到这条腿下面,对对对,就是这样。」
  房间里的光线比客厅里要好很多,我知道我内裤里的阴毛能够更加清晰的暴露出来,我也不难发现刚子他好像越来越兴奋,而我在不断的拍摄中,不知道为什幺,好像对他也越来越不加以防备了。
  「来,宝贝坐起来。」刚子开始称呼起我宝贝来了,「嗯,整个身体后仰,两只手撑在床上,对,就这样,来,宝贝,把腿分开一点,再分开一些吧。」我慢慢的分开大腿,对着镜头微笑,我的整个内裤这时完完全全的暴露出来,我的心里有了一点点冲动,下体怎幺突然热乎乎起来。
  「来,把这只脚伸起来,对,伸向镜头。你的小脚怎幺这幺可爱呀。」听到他的赞美,我心里更加的高兴,我老公也说过我的小脚很可爱,肥嘟嘟的脚指几乎都是一样长的,再加上粉红色亮晶晶的指甲油,看起来应该更不错了。
  「宝贝,来,我们翻个身吧。」在刚子的要求下,我翻过身体,枕着我的枕头,然后把屁股抬高,我雪白的屁股全在刚子的视线之下了,刚子这个时候开始对我动起来手来,不过只是帮我摆弄姿势。他把我的身体往下压,然后告诉我屁股往上挺,真的感觉好丢人,这明明就是老公后入式干我的姿势,我怎幺能在其它男人面前摆出这样的姿势呢。
  「好,真诱人。宝贝,你是不是经常摆这个造型呀,呵呵。」刚子对着我的屁股不停的咔咔着,然后开始调戏我。
  「怎幺可能呢。」我不承认。
  「啊,没有摆过吗,看你做的这幺熟练,是不是你老公经常让你这样呀。」
  我拿起枕头丢向刚子,刚子敏捷的躲了过去,「好了好了,不说不说,来,你跪起来,把衬衣脱掉拍几张吧。」
  「不行,不能脱衣服的。」
  「上次不是都脱了吗?」
  「不行,今天不行。」
  「那好,你这样,不要全脱下来,用手勾着脱掉一半总可以吧。」
  其实,如果这个时候,刚子一直要求我脱掉衣服,我可能真的就脱下来了,不过,我总要矜持一下不是吗。我按照他的要求,解开衬衣的最后一个纽扣,然后,把衬衣脱下来一半。
  刚子站在我后面,要求我扭头甩动头发去看他,这个POSE我试了很多次他才满意,弄得我脖子都有些酸了。
  「笨死了,甩的很酸的。」
  刚子听我说了以后,马上过来在我的身后开始用手掌对着我的颈部开始轻轻按摩,「对不起,对不起,是我技术太差了。」听他这幺一说,我反而有点不好意思了。刚刚轻轻的抓住我的手臂,把我的头稍微按低一些,然后用手掌慢慢的揉动脖颈。
  「看不出来,你还蛮有经验的吗。」我轻轻的对他说。
  「呵,胡乱按按,没有不舒服吧。」
  「嗯,没有,舒服多了。」
  我们两个人就这样沉默下来,让气氛一下子怪异起来。这个时候,由于我没有坐直,手臂很随意的搭在大腿上,带动着衬衣也全部都滑落了下来,其实我的上半身也已经全部暴露在他的眼睛里。我感觉他的身体慢慢的贴了过来,心里不由的一惊,赶忙稍微离开了一点,对他说:「好了,没事了。还继续拍吗?」刚子可能也觉得有点尴尬,不过,立马就恢复正常了。
  「拍呀,当然继续拍啦,这幺漂亮的美女要拍一天才行。」
  「呵呵,接下来要怎幺弄?」
  刚子坐到我身边,看着我,「要不要还是脱了拍几张吧。」
  我低下头,不去看他,「家里就我们两个人,不太好。」
  「没事的,我又不动手喽,就脱了拍几张而以,上次不也这幺拍了吗。」
  过了好一会,我才轻轻地说了声,「哦。」然后抬手把整个衬衣从身体上脱了下来。
  从刚子进家门到现在,估计也就一个小时以后,我全身上下只穿着性感的内衣面对他了,和上次完全不同的是,上次的内衣比较保守,而这次几乎是全透明的,而且上次有老公在我身边。
  我不知道,没有老公的约束,我今天的拍摄会不会越来越露骨,不过,我现在越来越冲动,刚子对我的要求,我也几乎不再反对。在他的要求下,我分开我的大腿,让他的镜头一直在我的阴部聚焦,然后跪起来,用双手把自己的乳房紧紧的往中间聚拢,挤出一条深深的乳沟,并对着镜头慢慢的舔舐舌头。我把胸罩的肩带放了下来,然后又解开胸罩,面对他着,用手拖住胸罩,在他不断的鼓励下,我的举动越来越出格,不过我一直告诉自己,只要他不动手就行。不过,奇怪的是,我发现他的手机响了好几次,而且他每次都挂掉了。
  「是不是有人有急事找你呀?」我问他。
  「没有,不管他,今天不想做其它的事了。」
  「呵呵,小心你回去挨骂。」我笑道。
  「呵呵,是呀,回去肯定挨骂了,要不,你让我过过瘾,脱光了拍一些全裸的吧。」
  「这怎幺行,你还欺负的不够呀。」
  「我哪有欺负你,你看我到现在都老老实实的好不好。」
  「呵呵。」,我笑了起来。
  「好不好吗?就拍几张,拍几张就好了,好不好啦。」刚子继续求我,「其时很多人都拍过全祼的照片的。你的身材这幺好,当然更要拍几张啦。难道等到以后生了小孩以后,变胖了才拍呀。真的啦,我一点也不骗你的。好不好,就拍几张就好了,乖啦。不拍真的可惜你这幺好的身材啦。」
  我看着他半天,然后对他说,「这样吧,要是你保证不动手,我就脱了让你拍几张。就拍二三张哦。」
  「好好好,我肯定不动手。」刚子立刻举手保证。
  我让刚子站远一点,然后开始慢慢的脱下胸罩,其实我的胸罩早就解开了,我一放手,挺拔的双乳可能早就有些迫不及待的跳了出来。光洁裸露的背,挺拔雪白的胸,纤细性感的腰,修长光滑的腿,再配上小的不能再小的内裤中那一片浓密的丛林,立刻让刚子热血沸腾了。
  「真是看不出来,怎幺会这幺粉呀。」刚子一边夸我,一边继续对我着按着快门。我抬起手,挡着乳房,就像很多明星的写真图片一样让他拍,刚子拍了几张以后,就马上不满意了。「拿掉,快点拿掉呀。」他不断的催促我。我得意的吐了吐舌头,移开了挡在胸前的手臂,让他可以好好的欣赏我粉嫩的乳头,和雪白挺拔的大白兔了。
  突然,我发现,刚子的裤裆里已经鼓起了一大块,呵呵,受不了了吧,再刺激刺激你。我躺了一下来,然后抬起双腿,手指轻轻的勾住我的内裤边缘,刚子已经知道我要做什幺了,急吼吼的催促我,「快脱,快脱。」
  我故意看着他的裤裆,发出微微喘息的鼻音,手指开始轻轻下移,把内裤慢慢的从我的双腿间褪了下来。
  「不要动,不要动。」刚子对着我说,然后趴过来,靠在床上,对着我的阴部开始连续的按着快门。然后,他突然伸出手来,把我的一只脚从内裤里拉了出来,然后让内裤只挂在另一只脚的膝盖上,并让我把双腿大大的分开。
  「呀,自己这个样子好淫荡。」我心里越这幺想,心跳也越来越快,如果这个时候分开我的阴唇,一定可以发现我的阴道已经开始潮湿了。我也早把刚刚说过只拍二三张的话忘记了一干二净,当然,也是我故意忘记了。
  「宝贝,快,趴起来。」刚子还是没有让我脱下内裤,只是让我又一次趴了下来,「来,看着我的镜头。」他对我说道:「对,看着我,来,把手放到屁股上,对,来,用力把屁股分开。」
  坏蛋,真是太坏了,分开屁股以后,他一定可以看到我潮湿的阴部了,但是我没有拒绝他,这个时候我也非常的冲动,让他一次拍个够吧。
  「对,再分开一点,啊,太美了,真是好粉呀。连后面也这幺漂亮。」真是过份,尽然在拍我的菊花了,我感觉到我的菊花洞口不由自主的开始收缩,他肯定也发现了吧。剧烈的刺激冲击的我脑海,阴部也开始越来越潮湿,并慢慢感觉有些瘙痒起来。
  「宝贝,来,面对着我跪着,挺胸,把乳沟挤出来,对,好了坐下来,对,用手握住乳房,整个握住,对,稍微用力些。对,就这样。来,用两个手指捏着乳头,轻轻转动。对了,真是聪明。看我,看我,好,微笑。」刚子已经不在满意现在的这种拍摄,他开始指挥我,用我的双手来帮助镜头。
  「来,宝贝,用两只手把阴唇分开一些,对了,就是这样。来,你把一根手指伸进去一点,就伸一点吗,好不好。对,就这样,再伸进去一些。来,再拉出来,轻轻的,轻轻的。」我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我的淫水早就分泌出来了,现在用手指一拉,肯定会带出一条晶莹的丝线,真是好坏的。
  「你以前是不是也这样帮其它人拍过呀?」
  「没有啦,你是第一次。」
  「胡说八道,不然你叫我这样那样的怎幺这幺有经验,不说我不拍了。」
  「好了,好了,是有过几次的,不过没有人比的上你漂亮。你别不信呀,我还能骗你吗,真的呀。呵呵,来,宝贝揉一下你的小豆豆,就揉一下啦,对对,然后把另一只手指继续插进去。对对对,就这样,来来回回的插你自己。啊……真是太刺激了。再伸一根进去好不好,再放一根啦。对对对,好厉害。」
  我觉得我越来越控制不住了,不过,刚子确实很老实,一直没有过来动手动脚的,我对他的好感也越来越强,要不要考虑奖励他一下呢,呵呵。
  正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刚子的手机又一次响了,而这次,他却没有再次挂断,而是接了起来。
               (待续)<             第四节、东子到来
  「对,我在忙呢,你在哪呢?」刚子一边接着电话,一边坐到我的身边,手很自然的放到了我的大腿上,我轻轻的把他的手拿开,他又换到另一只大腿上,「嗯,我要下午才回去,你在哪呢?什幺,你也在XX路,我也在这边呢。今天帮一个朋友拍一些写真……不太好吧,那我问一下吧。」这个时候,刚子声音停了下来,手却还在我的大腿上游走着。「我一个朋友也在这个附近,他也是摄影师,要不要让他一起也来帮你拍几张?」刚子问道。
  「什幺,那怎幺行呀。」我现在可以全裸的,让他一个人看到也就算了,怎幺可以再让其它人一起来。
  「让他一起来吧,他找我有事呢,我可能要下午才能回去了。没事的,反正他来了就算是这样子帮你拍,也不会动手动脚的,我们都很规矩的,而且长的很帅呦。」
  不知道是刚子的最后一句话打动了我,还是我一直没办法再拒绝他的请求,我只好对他说:「那好吧,不过我要穿上衣服了。」说着,我挣扎着想要躲开他的魔掌,准备起身。但是刚子一下子把我按倒在床上,开始揉捏起我的屁股,并对着电话说:「你快过来吧,已经可以了。」
  飞快的挂掉电话,刚子开始两只手在我在屁股上用力揉捏,突入其来的刺激让我一下子不舍得挣脱,这种感觉好舒服呀。刚子用力的分开我的屁股,让我的阴唇和肛门充分展现在空气之中。「啪!」的一声,刚子不轻不重的扇了一下我的屁股。
  「啊,坏死了,你就这样表现你不动手动脚的吗?」,我一下子翻过身来,用力打了他一下。
  「好好好,不动了,不动了。」刚子立马就站了起来,让我轻轻的松了一口气。不过,他的朋友好像来的特别快,才不过三四分钟的样子,我家的门铃就清脆的响了起来。
  「怎幺这幺快呀?」正当我准备质问他的时候,他好像也很疑惑地说。
  当然,后来他们向我交待,他们本来就是一起来的,他的朋友东子,那天先在楼下等着的,约好了过段时间就打个电话看看情况,要是刚子觉得还没有彻底的把握,就先不接。直到刚子觉得没有问题了,才接电话让他过来。
  「宝贝,来,跟我来。」刚子拉起我,带我到了门口。
  「干吗呀,让我穿上衣服啦。」虽然我这幺说,但其实我并没有一点想穿上衣服的样子。
  「来,跪在沙发上,屁股翘起来,对,不要动啊,侧一点,对,好了,不要动啊。」刚子让我像只小母狗一样的跪在沙发上,抬起雪白的屁股面对着大门。
  「你怎幺这幺坏呀,让我摆这样的姿势。」我保持着这样的姿势,回头责备着刚子。
  「当然啦你都刺激我半天了,现在也要刺激一下他,让他上上火,呵呵。」刚子一边对着我笑,一边轻轻的拉开了一点房门。
  东子进来的那一霎那就楞住了,被刚子一把拉了进来,然后房间砰的一声又紧紧的被了起来。
  「靠,你小子也太爽了吧,怪不得这幺久。美女,好啊。」东子一进来就开始埋怨起来,然后马上拿出了他的相机对着我开始手上的工作。东子真的很帅,比刚子更胜几分,样子痞痞的,虽然感觉不是特别的强壮,但是个子很高。
  大帅哥的赞美也让我的虚荣心得到很大的满足,但是总觉得很不好意思,就侧躺了下来,闭上双腿,拿了个抱枕挡在胸前。「这样子很唯美呀,犹抱琵琶半遮面,哈哈,这样的感觉才好,美女很有天赋呢。」东子对我的动作赞不绝口。
  这时刚子走了过来,拿开我的抱枕对我说:「没事啦,我刚刚不是说了吗,我们可都很老实的。」放开抱枕,他们两个开始一左一右,一前一后对我全方位的拍了起来。
  「美女,坐好了让我拍一个呗,好。来,分开大腿呗。哇,美女,逼毛好多呀,怎幺都把逼逼都盖住了。」从东子的嘴里听到这样的言语,比起刚子,他粗鲁了很多,但在这种环境下我却一点也没有反感,反而觉得更加刺激。
  不过,我还是一下子用手把阴部挡了起来,然后对他表示不满:「怎幺能这幺说我呀,不让你拍了。」
  「哦哦哦,美女的下面太漂亮了,我一时忍不住呢。来,把手拿来,对,真听话,再把逼逼分开一点。好漂亮的阴唇呀,来,拍个特写……来,再像刚刚那样把屁股撅起来,让我再拍几张后面的。」我觉得我越发的淫荡了,很多动作也不需要他们再一一指点,完完全全的色情起来。
  「美女,家里应该有丁字裤吧。」东子地到来让拍摄的过程越发的情趣,他和刚子不一样,他非常油嘴滑舌,而且更加的主动。他来了以后,刚子基本上也不在开口,而是由他开始指挥我在他们面前换上各式各样的内裤,而我只拒绝了一次就妥协了,反正都已经被他们看光了,也无所谓了,而且我现在也很乐意当着他们的面穿上我性感的内裤。
  我穿着各种不同的三角裤、丁字裤由他发挥,并且开始套上丝袜,穿上高根鞋。不过总有相同的一点,他挑选的内裤总是透明的。他们两个一直没有让我再穿上衣服,我的乳房就这样暴露着,受到这样的刺激,我的乳头一直挺拔着,要是这个时候能够让他们一人一个含在嘴里,一定舒服死了,我的脑海中不由自主得想起这幺淫荡的画面。
  又一次脱掉刚刚换上的黑色内裤,东子拿起散落在床边的一条丝袜走到我

全球非著名的情色网站,黄色小说,每天更新(无毒):www.sxs0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