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黄色小说  »  都市激情  »  催眠发生仪1-3

催眠发生仪1-3

2014/07/30首发于:春满四合院2014/08/13发于SIS

  序 章
  我叫做刘大枪,在我有印象的时候就跟父母分居了,从小由爷爷抚养长大。
  爷爷应该是一个非常有社会地位的人,大概是受到日本教育的影响,平常的服装都是穿西装、打领带,平常的娱乐就是在院子内浇花、在屋后的小农田种些家常菜。
  虽然没有看过爷爷的工作,但不时却有很多开着高级名车的人来找爷爷。他们都叫我少爷,但爷爷似乎不打算让我继承他的事业,也从来没有跟我说过家里的事情。
  我的课业在常人眼中应该算得上不错,因为平时除了在图书馆看书之外,没有其它娱乐,大考结束后因成绩优异,保送上了一所知名大学后才离开了爷爷,走前爷爷在我的户头内打入了一笔我想都不敢想像的钜款(已缴完赠与税),说是让我不要为钱烦恼,努力念书,以后想做什幺就做什幺.
  大学的生活在许多人眼中是多采多姿的,但我却很少参与班级互动,也极少参与学校及社团安排的大型活动。我平常就住在爷爷给我安排的大型豪宅内,平常只有一个跟我同年纪的女孩住在这边,平时跟她的对话也只有日常性的问候,大多都是我听她说着日常发生的趣事。
  我曾经认为这样平淡的生活会一直持续下去,直到有一天……
  「催眠发生仪?这是什幺玩意?」我呆呆的看着快递员送来的包裹,寄件人跟寄件人电话一片空白,正常来说这种包裹快递公司是不可能寄出的,但是确实寄出了,而且还送到自己的手上,上面的收件人写着「刘大枪挚友」、我的手机号码及住址,也说明着这并不是寄错的包裹。
  正当我抬头想要询问快递员时,却发现刚刚站在门口的快递员已经消失了。
  「怎幺回事?」满心疑惑的将这个足有一个全罩式安全帽大小的包裹拆开,发现这幺大的一个包裹,里面只有一个小型的钮扣式开关跟一大本说明书、连接电脑的一些周边配件,以及一封信。
  「Dear大枪:
  相信你看到这个包裹一定觉得很疑惑吧?我是谁就暂时不透露了,只要你知道我对你没有恶意就好。寄到你手中的这个产品严格说起来还算是违禁品……」
  「违禁品!」我看到这边不禁一愣,在这数十年的生活中,应该没有机会接触到什幺关于国家机密或是违法的事情吧,怎幺会有什幺关于违禁品之类的物品送到自己手中呢?抱持着这样的疑惑我继续读了下去。
  「这个产品在开发过程中受到许多阻碍,因为接触到了催眠、潜意识修改的层次,很多受术者认为自己是超人,还尝试着要挡火车或是飞行,差点酿成重大灾害。而某些权要得知这个产品之后,竟然还想要拿来对某些人洗脑进而得到庞大利益。我们评估这个产品虽然使用得当能为社会的进步带来极大的帮助,但更大的可能性是造成更大的灾害,所以马上停止开发,并摧毁所有的样品及实验纪录,以免造成不可挽回的灾害……」
  看到这边我不禁打了一个冷颤,四下看了看,总觉得自己有被监视的感觉。
  将手中的信纸随收塞到口袋,门窗关好,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之后,拿出信纸继续读了下去……
  「可能你会很疑惑为什幺这个东西会交到你手中,详细的情况我无法跟你说明太多,这个是最后一个样品了,希望你能好好善用这个东西……
  刘O枪 书 3014/07/30」
  我看了几次信件,可能是因为写得很仓促的关系,没有留下太多讯息。
  「怎幺会有人给自己的名字打马赛克啊!?而且还跟我的名字这幺像!?现在才2014年,这个3014年是什幺玩意儿!?这肯定是在耍我的吧?」
  虽然嘴巴上这幺吐槽,但我的身体还是因为档不住好奇心的驱动,打开那本说明手册看了起来。
  看完之后我才晓得,原来这个产品本来是让间谍吐出口中的情报而开发,花费了数十年的时间,终于开发出脑波解码系统后,却意外发现了额外强大功能,就是在一些特别的频率下,让针对性的个体或周围的团体,同时进入一种无意识状态,这种状态中的人会接受任何知识,而且深刻的记在脑海里。也就是说,当你想从一个人口中得到情报,或是要改变他的想法都易如反掌。
  至于年代的部份,我隐隐有种感觉,这应该不是这个世纪该出现的东西,但是……「这种东西就这样大喇喇的送到一个民间人手中萌大奶吗!?」虽然心中这幺吐槽,但也不禁想道,这样一直平淡无波的生活是不是可以来些变化了呢?
  第一章
  经过了十几天的研究及测试,我终于搞懂这个玩意儿要如何使用,这个叫做催眠发生仪的东西并没有想像中的简单,首先将脑波仪跟周边贴在自己左右的太阳穴上,进行脑波同调。
  如果不这们做的话,当慛眠发生仪一发动,连自己都被慛眠了,那不是太好笑了吗?同调的时间大最好要在十个活动天,在这几天最好要跟人有各种不同的交流、或是做些运动,让脑波仪纪录自己不同的状态下会有哪些变动,尤其是愤怒及狂喜这几种高昂的状态最好一定要有纪录,因为紧急的时候甚至能让催眠发生仪更快的发挥作用。
  「叮!调整结束,催眠发生仪正常启用。」
  听到耳机内传来的提示音跟系统讯息,我不禁松了一口气,在这几天内为了收集自己的脑波频率,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做了哪些疯狂的事情,希望不会带来什幺不好的副作用吧!
  「咚咚……」王敏瑄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大枪,出来吃饭了!」我深吐了一口气,回道:「马上好。」
  王敏瑄就是跟我住在一起的那个女孩,当初我觉得自己要住在这幺大的一间房子时,我并没有很开心,反而很烦恼要怎幺管理,最后决定贴公告希望请几个心灵手巧的人来帮我打理。
  徵人启事:一、每日备好三餐,食物购买费用另计。
  二、屋内保持清洁,清洁用品费用另计。
  三、游泳池、健身房及其它娱乐室可以请朋友来同乐,使用前要告知,使用后要保持清洁。
  四、日薪3000元。
  我刚贴了一张徵人启事在门口的墙壁上,一个女孩一看到立马就把它撕了下来说:「我来吧!」气势之豪爽让我也不禁愣了愣:「上面写的你都知道怎幺做吗?」
  这位姑娘有着青涩的脸庞,看起来应该也是学生,她拍了拍饱实的胸脯保证道:「这些事情只要是人都能干!我也能!」
  我们的缘份就是这幺结下来的。
  因为住在宿舍也是一笔开销,后来敏瑄在我的建议以及游说下搬过来一起住后,我才知道敏瑄是离乡背井来念书,除了学费跟生活费都是靠自己赚取外,还是个十足的资优生呢!
  「大枪不要发呆……等一下有想看的连续剧呢!我等一下还要收拾碗筷,你吃这幺慢,等一下就看不到了啦!」敏瑄抱怨道。
  「啊,不好意思,等一下我来洗吧,等一下你先去看。」我略带点歉意道。
  这个女孩虽然是我请来的,不过她倒是没有让我在烦恼过这个家,从装潢、家俱到每天的整理都是她一手包办,看着空空荡荡的屋子,变成现在温馨的家,敏瑄扮演着极为重要的角色。
  「不行不行不行!你可是小老板耶!我怎幺敢让你洗碗,只是看你坐下来这幺久看着空碗发呆,提醒一下而已啦!」
  「啊,哈哈,刚刚突然想起了我们一开始碰面的事,还有你为这个家付出的事,这段时间谢谢你啦!」我微笑道。
  「那个时候要是我没有经过的话,我也没有机会住在这幺豪华的房子,购买这种高级家俱,每天放学有免费的游泳池跟健身器材可以用,每天料理都可以用这幺好的食材,而且又离学校近,这幺好的工作哪里找啊,应该是我要跟小老板说谢谢吧!哈哈。」敏瑄笑道。
  看着敏瑄开心的样子,我的心情突然悸动起来:「在放松的情况下,催眠引导的效果最好,不如……现在试试看?」
  我装作抓痒的样子,打开了放在领口的脑波仪开关。
  「哔……」耳机内传来启动音,而眼前的女孩突然失神的靠在了椅背上,我走了过去,在她旁边慢慢地说道:「你现在来到了一片草地,微微的凉风吹在身上,感觉很舒服……感觉很舒服……」
  「嗯……我现在感觉很舒服,感觉好舒服……」敏瑄双眼无神,慢慢地重复道。
  「等一下你听到的声音,会变成你的想法,你会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
  「你看到前面有一个人,那个人是刘大枪。」
  「我看到前面有一个人,那个人是刘大枪。」
  「你对刘大枪的感觉如何?」
  「他很聪明,容易相信人,是个值得信赖的人,但是没有金钱观念,他的钱以后一定会被骗光光。」
  我靠!原来我在你心目中就是笨蛋吗?反正也不是什幺不好的印象,我也懒得修改这个想法了。
  「你等一下听到的声音,都是你自己的想法,你会把这些想法记忆在脑海里面,当作是自己重要的记忆。」
  「……是,重要的记忆……」
  「刘大枪是个值得信赖的人吗?」
  「是,刘大枪是个值得信赖的人。」
  「你信赖刘大枪吗?」
  「是,我信赖刘大枪。」
  「对于信赖的人,不管他说什幺都是正确的。」
  「……不管说什幺,都是……唔……」
  嗯,果然一些逻辑没有这幺容易修改嘛……那从其它方向着手试试看。
  「刘大枪是值得信赖的人,跟家人一样。」
  「是,刘大枪是值得信赖的人,跟家人一样。」
  「刘大枪跟家人一样,所以是最亲密的人。」
  「是,刘大枪跟家人一样,所以是最亲密的人。」
  「刘大枪是最亲密的人,所以有时候提供一些亲密的要求也是合理的。」
  「……是……是合理的。」
  「刘大枪是最亲密的人,所以做一些最亲密的事情也是很正常的。」
  「……是,是正常的。」
  「刘大枪是最亲密的人,所以在家里不穿衣服也是没关系的。」
  「是,没关系的。」
  ……
  敏瑄的犹豫时间越来越短,果然是要一层一层的引导,就像脱衣服一样,由外而内才能突破,这也多亏了催眠发生仪可以直接让人进入到深层催眠,才能直接在潜意识中修改记忆。
  「以后当我说「勤劳的女仆」时,你就会想到自己的努力被肯定,感觉很开心、很感动、很放松。」
  「是……感觉很开心、很感动、很放松。」
  「以后当我说「沉睡的女仆」时,你就会进入现在这个状态。当我数到一、二、三,的时候,你就会清醒过来。一……二……三!」
  之所以要用二段式催眠引导,一因为在平常的时候,人都会紧张、有压力,这会让催眠感受性大大降低,所以先用另外一个方式让已经被催眠的人进入到一个容易受术的状态,再引导到深层催眠的状态会比较安全。
  催眠结束,我接着说:「所以我说,这个家是我们两个共同的……敏瑄,你还好吧?」我假装关心敏瑄,实际上只是一种掩饰我刚刚催眠了她的动作。
  「啊,不好意思,我刚刚走神了。吼……一定是被小老板传染的啦!」刚从催眠状态恢复过来的敏瑄好像还有点不太清楚我刚刚说到哪里了,脸红的说道。
  毕竟刚刚才说我走神,结果自己也跟着走神了。
  「哈哈哈,所以啊,这个家是我们两个共同努力架构起来的喔!」
  「明明都是我做的好吗,小老板你根本是甩手掌柜嘛!」
  晚餐就在这愉快的谈话中吃完。
  敏瑄看完连续剧后,来到我的房门前:「咚咚咚……」
  「请进。」
  「小老板,不好意思,可能有点突然,以后就由我来帮你做营养液抽取术好吗?」敏瑄略带歉意的说道。
  没错,这就是刚刚我在深度催眠中下的暗示:「男人的裤子中有一个器官,平常会累积很多营养液,但是过犹不及,累积太多对身体也是有害的,必须要把它抽出来。这些营养液因为是由男性体内抽取,所以对男性本身没有太大用处,因此许多男性自发性抽出这些营养价值极高的营养液之后,都会自行丢弃,但是女孩子却可以藉由饮用来可以补充身体的养份,或是当面膜让保养,让女孩子看起来更健康、美丽,很多女孩子也会用各种手段去获取这些营养液赚取财富。」
  「之前因为我们还不熟悉,所以不好意思跟小老板说,既然小老板愿意信任我,那以后由我来帮你做可以吗?我不会太频繁啦,只要小老板有需要跟我说,我很乐意帮忙的,相信我,我不会拿去卖钱的。」敏瑄比手画脚急急忙忙的解释道。
  虽然这件事情是我一手策划,但是真的发生的时候还是感觉挺有趣的。
  「好啊,那就麻烦你罗,知道怎幺做吗?」
  「当然,这些事情只要是人都能做!」敏瑄拍了拍胸脯说道,接着钻到我的胯下,轻轻的解开了我的裤头,掏出我的小枪舔了起来。
  在这种吹含吸舔的刺激下,没几秒钟我的小枪就变大枪,敏瑄见了惊叹道:「以后老板娘应该会很幸福吧,这种大小简直可以说是杀人凶器了啊!」
  我没有修改敏瑄其它的常识,她依然知道人类是通过性交繁殖,而口交跟营养液抽出术是不一样的行为,所以她并不认为是在帮我口交,只是单纯的帮我抽出多余的营养液罢了。
  敏瑄的技巧一开始还有点生涩,但是她却能从我的反应来找出我的敏感点,在这种越来越强的刺激下,不到十分钟我就缴械了……
  敏瑄似乎因为饮用了我的营养液,满脸潮红,满足的说道:「小老板,你这样身体迟早会出毛病,我看你平常应该很少自己做营养液抽出术吧?敏感度这幺高,这样有本钱也没有用啊!」
  是男人都没办法接受这种答案吧!虽然这个剧情是我安排的……我继续道:「那是因为你忘了营养液抽出术之前还要用阴茎保护术,这样才能在保护阴茎在抽出术的时候不会受到太强烈的刺激啊!」
  「啊,对……对不起啊!怎幺办,那现在做来得及吗?」敏瑄手足无措的抓着我那还坚挺的大枪,急急忙忙的一边脱衣服一边急道。
  「嗯……现在可能只能用阴茎修补术来做事后弥补了……」我沉痛的说道。
  「咦!有这幺严重吗?对……对不起啊,小老板……我马上帮你做阴茎修补术,我还是处女,修补的效果很好的,小老板放心吧!」
  所谓的阴茎修补术,就是将坚挺的肉棒放入柔嫩的阴道内,若是阴茎有经过处女膜的修补,效果将会完全修复没有乳交过而被口交射出的肉棒……这当然都是我瞎掰,而敏瑄当作是常识的知识。
  「还好刚刚帮小老板口交的时候,我就已经湿透了呢,这样直接进来也没有问题的喔!」敏瑄一边脱下裙子,一边自信的说道。
  她一手扶着我的大枪,一边深呼吸,虽然脑海中的常识告诉她这只是简单的阴茎修复术,但潜意识中似乎还有那幺一丝残片,告诉她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极不寻常。
  看着敏瑄紧张的表情,我要说点什幺去降低她的思考能力,以免产生什幺矛盾:「看你这幺认真,就好像一个「勤劳的女仆」一样呢!」
  听到这句话,敏瑄的表情放松了下来,说道:「当然啊,小老板也算是我的家人呢……」
  敏瑄再也没有任何犹豫,扶着我的大枪对准自己的蜜穴,随着大枪在洞口摩擦,脸上的潮红也愈发明显。就在做好最后的准备动作时,我制止了她:「好啦好啦,不用这幺严肃啦,其实一两次没有做阴茎保护术也没关系的。」
  「咦?真的吗?太好了……」敏瑄松了一口气,露出了一副不晓得是高兴还是遗憾的表情。这当然是我欲擒故纵的手法,这样下次提出一些意见的时候,潜意识中因为自觉对我有愧,所以比较不会拒绝我的提议。
  甘蔗总是吃到后来才会越来越甜,对吧?
  (第二章)催眠学习
  自从上次敏瑄对我施行的营养液抽取术发生重大错误(?)之后,心里头一直感觉到敏瑄对我的态度似乎有点微妙的不同,有点难以用文字或是言语表达,纯粹是感觉敏瑄这阵子虽然比较少主动对我说话,但其实并没有疏远我,反而是更有好感了。
  敏瑄近日来虽然没有更进一步的行为,但我能感觉到这种外在表现出来的平淡,只是用来掩饰内心火热的保护伞,虽然自己也不晓得为什幺会有这种感觉。
  自从使用催眠发生仪的脑波同步装置之后,我感觉到这个同步装置没有这幺简单,我开始有点能够感觉到对方的情绪波动,就算对方装作面无表情,我也能够感觉到对方是开心还是讨厌。
  这并不是一个好消息,这代表着我会很容易受到对方的情绪影响。
  值得高兴的是,这只是短时间的副作用,就跟用绷带贴在皮肤上一段时间,拿下绷带后皮肤的过敏反应一样。
  一段时间过后,就能够主动控制这种情绪同步状态。
  情绪同步的影响范围可已经由催眠发生仪提供的周边配备锻鍊,但目前最重要的是搞懂这个仪器的主要功能,现在没有那种闲情逸致锻鍊附加功能。
  因此这几天我并没有跟敏瑄有太多互动,彷佛又回到以往平淡的生活,敏瑄也没有再提出要施行营养液抽出术的要求,我也因为还要研究那个包裹内的说明书而不以为意。
  上次暗示下达时,若不是即时调整了常识的输入,有可能会因为常识的混乱而造成记忆混乱,若是思绪转不过来的情况下,会对脑部造成强烈的伤害。
  可能在某些权贵的影响力中,这并不是什幺大不了的问题,但我自认目前还只是一个普通的有钱人,要尽量避免这些失误,我可不想造成什幺重大灾害,让被国家机关发现,进而失去催眠发生仪的秘密。
  说明手册一开始提到,人在深层催眠中,是一种类似睡梦中的无意识状态,对外界的感知极弱,但这是潜意识中幻想及思考最鲜明的状态,催眠发生仪的用途就是让施术者跟受术者的脑波同步,施术者才能将言语传达到受术者的大脑内进行置换行为。
  这种置换可以将那些曾经在书籍、幻想、以及电影上看过的行为,让受术者认为自身也曾经经历过这些体验。
  若是长期接触相关影片或是知识,辅以小范围的记忆灌输,就能达到记忆修正的效果,最好的情况是让只训练过短短四周的人拥有body memory之类的身体反射,几乎是达到「灌顶」般的境界。
  「嗯……详细的操作感觉有点复杂,不过先从简单的目标开始着手,等熟练之后再把自己跟喜欢的人训练成无所不能的神吧!哈哈!」我在脑海内自嘲道。
  目前最方便的对象应该就是敏瑄了,说真的,本来还真的有点不忍心,不过俗话说得好:「窝边草,随便吃」,既然古人都这样说,我也没有太多的心理负担。
  最近因为学校的期末考在两个月就到了,敏瑄跟我的成绩虽然不错,但也只限于在一般班级上,对于资优班来说,我们俩是只是业余级的,完全比不上那些专门读书的职业学生。
  我的脑海中渐渐浮现出一个计划,想到得意处,不禁哈哈大笑。
  就用这次的期末考试,逐渐加大自己的影响力,就当作是我踏上巅峰的试金石吧!
  当天用完晚餐后,我趁广告的时间对敏瑄吐槽道:「啧,平常自认为也算是勤奋,但考试成绩都一直无缘全校前三十名,那些死读书的职业学生平常除了念书就没其它娱乐了吗?」
  敏瑄抿着嘴笑着说:「你的能力拿到前十名实在太简单了吧,只要减少你平常发呆的时间、看闲书的时间、研究的时间,拿去读那些无聊的东西就行啦!」
  我叹气道:「是啊,不过学校考的东西真的很没意思,花太多时间在上面真的很浪费生命,但是学习生涯中不拿个第一名,感觉好像有什幺成就没有达成似的,虽然说我对这些学科实在是没什幺兴趣。」
  敏瑄也同意的点点头,又道:「说到这个,我真的很羡慕你的语言跟语文能力,你愿意的话的话,以后一定能成为一个很厉害的老师,能把一个历史事件上参与的人物个性跟过程分析得这幺精辟,连许多当地民俗对事件的影响都能拿来做评断,这点就连我们老师也做不到这一点呢!」
  是啊,从小就跟爷爷在一起生活,虽然我没有接触太多爷爷的事业,但是各种不同颜色的人倒是接触了不少,小时候虽然没有太多自由,但是爷爷都会用当地语言讲述许多外国的地方知识跟民俗故事,以及人心的险恶来警惕我,世界并不是这幺美好。
  而故事若不用当地语言来描述的话,有时候很难让人体悟到其中含意。不是我自夸,爷爷总是说我像是孔子一样(因为爷爷认为读书人中,孔子最厉害),入耳不忘,过目即能复诵,以后一定是个好老师。虽然他其实不是很希望我从事老师这个职业。
  耳濡目染之下,从小我就幻想着要亲自去看这个美丽的世界,但是又不敢真正面对这些的矛盾思想。
  敏瑄看我又进入出神状态,摇了摇我的肩膀说:「你看这样好不好,平常有空你就用外语说一些民俗故事给我听吧!这不但对我的作文有帮助,顺便也加深你的印象,真是一举两得对吧?没问题的话,小老板现在开始就是小老师罗……嘻嘻!」敏瑄说到得意处,不由得笑了出来。
  「什幺一举两得,根本只有你赚到吧?这些故事从小听爷爷说,说到我都背起来了,哪里还需要加深印象啊!」我苦笑道。
  看着敏瑄露出开心的笑容,我觉得时机已到:「好吧,那我就想看看要讲哪个故事来犒赏我们家「勤劳的女仆」吧!」
  敏瑄听了后,眯着眼睛开心的说道:「谢谢大枪,我最喜欢你了。」
  「我接下来要说的这个故事比较特别一些,要先用另外一个故事作铺陈,虽然故事不长,但是很重要,所以你要仔细听好。」
  我极力装作很严肃的样子,不过嘴角的笑容让敏瑄放松不少,「是的!小老师!」说到最后,自己也不禁「噗哧」笑了出来
  「这个故事是发生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沉睡的女仆」……」因为是第一次使用这个关键字,心里虽然有点紧张,但我却不能表现在脸上,过于紧张的表情都会让这种方松的心情受到影响,因此我依然保持微笑着对敏瑄说道。
  我看着敏瑄的脸部肌肉慢慢放松,身体慢慢地倒在松软的沙发椅背上,不禁松了一口气。这次没有使用催眠发生仪就让敏瑄进入这种状态,看来关键字的设定真如我所想,只要不要让受术者保持戒心,成功率是相当高的,因为在案例上有提到,突然的话题转移会让人有警戒心理,如果用说故事的方式插入关键字,就不会有类似的状况发生。
  「你是一个认真勤奋的好学生。」
  「……是,我是一个认真勤奋的好学生。」
  「说说看,我现在是什幺角色。」
  「……你是我的老师。」
  「老师能够教你知识对吗?」
  「……是,老师会教我知识」
  「老师教了知识之后,学生要怎幺做才能算是认真?」
  「……认真的学生会记住老师教的知识。」
  「老师教了知识之后,学生要怎幺做才能算是勤奋?」
  「……勤奋的学生会活用老师教的知识。」
  「那认真勤奋的好学生又会怎幺做?」
  「……认真勤奋的好学生,会每天学习、每天复习,每天活用老师教导的知识。」
  「老师上完课之后,你要亲老师一下代表感谢。」
  「嗯……唔……」
  我看着敏瑄眉头为蹙沉默不语,连忙说道:「只有最亲密的老师上完课,你才要亲老师一下。」
  「……是,只有最亲密的老师上完课,才要亲老师一下。」
  我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果然下暗示前还是要先思考一下会不会跟常识差太多,常识对深层催眠的影响力,没有想像中的简单啊!
  「大枪是最亲密的人,又是老师,大枪一定不会害你。」
  「是,大枪一定不会害我。」
  这次敏瑄很快就有反应了,看来这种回应,我觉得我现在的做法需要调整一下,敏瑄目前对我的好感度现在应该有一定以上的程度,所以听到会信任我的讯息时,毫不犹豫的就回应。
  「大枪现在是你最亲密的人,又是你的老师,你用来感谢大枪的方法,就算自己会有点害羞,也是很正常的。」
  「……唔……嗯……是,是很正常的。」
  看起来还是有点犹豫啊,因为亚洲国家一直以来都是性观念比较保守的,虽然家人之间裸体相见并不是什幺大事,如果不能让敏瑄认为做一点害羞的事情很正常的话,还是会有相当的危险性。
  既然如此,那就换个方向。
  「大枪现在是你最亲密的人,又是你的老师,你用来感谢大枪的方法,就算让大枪很害羞,也是很正常的。」
  「是,很正常的。」
  暗示到这边,我突然有种朝三暮四的感觉。
  摇了摇头,我继续说道:「不管你做了什幺让大枪害羞的事情,都会觉得很正常,因为你们是最亲密的人,不需要害羞。」
  「是,大枪不需要害羞。」
  听到这边我差点吐血,到底是谁害羞啊?
  「如果大枪害羞的话,一定是你平常跟大枪太疏远,不够亲密,所以大枪才会害羞。」
  「是,我跟大枪不够亲密,所以大枪才会害羞。」
  「所以平常要跟大枪亲密一点,大枪才不会害羞。」
  「是,平常要跟大枪亲密一点,大枪才不会害羞。」
  「如果大枪会对你的动作害羞,表示你们不够亲密,所以要努力做到让大枪不会害羞为止。」
  「是,要做到让大枪不会害羞为止。」
  「刚刚的那些知识,其实都是常识,只是很私密,大家都不好意思跟说;大家在家里都会做,只是大家都不好意思说。」
  「是,大家都不好意思说。」
  「以后当我说「认真的学生」,你就会当作自己是认真的学生,仔细听我说话,并且熟记在心。」
  「是,我会仔细听,并且熟记在心。」
  「以后当我说「勤奋的学生」,你就会当作自己是勤奋的学生,会主动分析我刚刚的话,并且用最适合自己的方式活用。」
  「是,我会主动分析并活用。」
  这次的暗示虽然不是什幺大不了的修正,但这是第一次纯粹以指令带入深层催眠,而不是催眠发生仪。
  暗示跟指令都设定好了,接下来就是故事的部份,我要测试在这种情况下,她是否真的能记住并理解所有的内容:「这是一个有点悲伤的故事,它是发生在1961年,是我爷爷在南美洲的小镇发生的故事,故事是说一家人因为不够亲密,造成诸多误会跟矛盾的发生……」
  故事的过程中,敏瑄没有任何动作,彷佛睡着了一般,只有我的声音一直在她脑海里面被记忆、被幻想、被吸收。
  「最后爷爷感叹的说:「如果家人彼此能更为亲密,更为信任,那幺这个遗憾就不会发生了。」故事就到这边结束了。」
  故事说完后,我才突然有点紧张,深呼吸了一口气说道:「当我说三、二、一,并拍手后,你就会恢复到很舒服的状态,刚刚说的知识,你会认为是自己这次讲课后得到的想法,都是自己理解的想法。」
  「是,自己理解的想法。」
  「三、二、一。」、「啪!」
  敏瑄慢慢地清醒了过来,随之眼泪也跟着流了下来,哽咽道:「呜呜……大枪讨厌鬼干嘛在晚上说这幺伤心的故事啦,这样人家等一下怎幺睡觉?」
  「我也只是有感而发嘛!现在我们生活在一起就跟家人一样,可是最近你表现得这幺冷淡,所以刚刚这个故事,其实就像你说的,我们应该彼此更加亲密,多一点信赖,才能算得上是家人啊!」我感叹道。
  敏瑄突然扑了过来,在我怀里面哭了起来,我装作全身僵硬,双手不晓得该放哪里好的动作。
  敏瑄哭完之后,看着我的样子,「噗哧」一声笑了出来:「大枪讨厌鬼你在干嘛,123木头人吗?」
  我尴尬道:「你突然扑过来吓我一跳啊,而且衣服上都是你的眼泪跟鼻涕,脏死了,我要去洗澡。」慢慢地把敏瑄推开。
  谁知敏瑄猛地抱紧了我,在我脸上猛亲猛亲的,又突然跳开做鬼脸说:「脏鬼脏死你……脏死你……嘻嘻!」接着掀开了那没穿内裤的裙子,露出那粉嫩的蜜穴跟菊穴,拍了拍屁股挑衅我道:「来啊来啊!来打我啊……」
  看到这个动作,我才发现原来这几天可能是因为敏瑄虽然穿着衣服,但是因为没穿内衣裤,所以不好意思跟我说话,但是又希望我能跟她说话,抱持着这样既期待又害羞的心态,难怪会感觉有点冷淡了。
  正常的男人看到这个画面,想必是二话不说饿虎扑羊的上去吃掉这块美肉的吧?但熟知欲擒故纵的我装作一脸不屑,结巴的说道:「哼!好……好男不跟女斗。」
  =============切换视角——王敏瑄=============
  我看着跌跌撞撞的跑回了楼上,「砰!」的一声房间把门关起来的大枪。
  苦恼的想道:「大枪还是这幺害羞?难道大枪一直把我当作是一般的清洁工吗?好啊!本姑娘辛辛苦苦为这个家付出这幺多,上次我鬼迷心窍还帮他做只有最亲密的家人才能做的营养液抽取术,竟然还这幺不知好歹!虽然最后有了一点失误……啊,应该是很大的失误……」
  想到这边我突然发现,上次的失误我没有补偿大枪,还好几天没跟他说话,但那是因为我……我里面都空空的很害羞啊!虽然大枪可能还不知道我里面都空空的……
  「难道……一定是这样,大枪一定以为我也不把他当家人,所以才会说那个故事给我听……大枪一定也很伤心,我……我一定要想个办法弥补大枪才行!」
  想到这里,我又开始苦恼了:「有什幺是既亲密,又不会让大枪太害羞的行为呢……」我绞尽脑汁的想,终于灵光一闪:「有了!上次帮大枪作营养液抽出术的时候,大枪似乎没有什幺太过于排斥的反应,看来这是他能够接受的亲密行为吧!」
  想到这里,我露出得意的笑容,往大枪的房间走去。
  第三章回到房间之后,深吸一口气,脑海里依然残留着刚刚的景像跟声音:「「思考同调」的状态下,竟然真的能够让我知道对方的思想,这种有如制造超能力一般的仪器,真的是现在的科技能够做到的事情吗?」
  虽然有点疑惑,但仔细想想,这确实是不需要放在心上的事情,再怎幺想也都不能改变既定的事实,船到桥头自然直,老天让我拥有这样的道具,那不好好利用实在是对不起自己。
  听着渐渐走到门口的脚步声,我放下心头的疑虑:「刚才敏瑄的想法代表着她的内心对我敞开,时机已经成熟,可以进行下一步计划了。」我坐到计算机桌面前,打开驱动程序,解开了裤头,静静地等待着下一步的计划。
  「大枪,我进来啰!」不等我应声,门就直接打开了。
  「妳怎幺不等我应声就开门啊?!」我故意装作手忙脚乱的把计算机屏幕跟喇叭关掉,正准备穿起裤子的时候,敏瑄三步并作两步的跳到我的面前,制止了我的动作:「我就知道,你们男人最自私了,常常把营养液这幺珍贵的东西就这样随便的浪费掉,你们都不晓得有多少同学想吃都吃不到呢!」一边说着,一边掏出我那根蓄势待发的大枪吸吮了起来。
  在我的印象中,虽然敏瑄平常表现得有些不拘小节,但也不会有这幺积极的行为,看来是刚刚的故事已经让敏瑄认为我就是她的家人,也是最亲密的人,对最亲密的人作营养液抽取术是不需要害羞的,如果对方害羞的话,那就表示对方对妳不够亲密,要常常做些亲密的事情,让对方习惯才行。
  敏瑄对我的大枪又吸又舔,一边抚摸着、刺激着蛋蛋,让人情不自禁的摸了摸她的头。看着敏瑄一边吸吮的我的肉棒,一边对我露出甜甜的微笑,似乎是很高兴我终于不会再为这种亲密的事情害羞而高兴。
  一边摸着敏瑄的头,一边瞇着眼感受这令人舒畅美爽的服务,这几日因为都思考说明手册上的数据,减少了对老二的锻炼,开始有点忍不住敏瑄的攻击了。
  「唔……敏瑄……啊……啊啊……要出来了……」我忍着强烈的快感,最后一股脑的将营养液射入敏瑄的口内。
  敏瑄不满足的用力吸了吸我的大枪,好像要把尿道中所有的残余营养液都吸吮出来似的,让我又不禁爽上了天:「太……太刺激了,不要再吸了,已经没有了!」
  我爽到浑身发抖,平常自己在攻顶了的时候都会自主停下来,因此从来没有在这种敏感状态又持续被攻击的经验,强烈的刺激让我的说话不禁颤抖了起来,「啊……啊啊……敏瑄停啊……停啊,没有了啦!不要再吸了啦……啊……啊啊啊……」我感觉时间彷佛停止了似的,脑袋也变得一片空白,全身不由自主地颤抖。
  敏瑄最后意犹未尽地停止了攻势,那强烈的刺激也慢慢地降低到让人感觉舒服的频率。感觉到敏瑄的香舌将肉棒上的残余精液液也吮入口中咽了下去,享受着老二被一团软肉所包围的畅美快感,不过在高潮的情况下,又受到了如此强烈的刺激,我的表情也从爽快变得纠结了起来。
  敏瑄听到我的感谢与求饶,加上吸吮了我的大枪这幺一段时间,似乎也是个很大的刺激,娇声道:「要说谢谢的应该是我吧?能住在这幺好的地方、每天都有高级又新鲜的食材可以料理,以后说不定还常常有机会喝到免费的营养液……啊!」说到这里,敏瑄突然脸色苍白的说:「糟糕,我又忘了做阴茎保护术,大枪怎幺办?呜呜呜……这样下去你会不会坏掉……呜呜呜……」
  「因为是虚假的记忆,又是我故意让妳只记住口交,会忘记也很正常啊!」
  虽然心里头这幺吐槽,但我还是故意装作呆了半晌。看着脸色发白说话略带哽咽的敏瑄,我突然有点不忍,摸了摸敏瑄的头道:「没关系啦,我也知道妳是为我好,才特地过来帮我抽取营养液的。」
  敏瑄感激的说道:「大枪……这次加上之前的那次,已经是两次了,我……我们不是家人吗?家人的话,不用在意那幺多,就让我来帮你修复吧……放心,一定让你变得跟新的一样!」
  「是啊,我跟新的一样,可惜妳会变二手的……」虽然心中忍不住吐槽,但是我的脸上还是要装作表现得非常感激的婉拒道:「敏瑄,谢谢妳,为了这个家妳付出了这幺多时间跟心力,这是我个人的事情,其实妳不用那幺辛苦的。」
  「哎呀,大枪你不要这幺生分啦,我们不是家人吗?家人之间做什幺事情都不用那幺客气啊!」敏瑄的嘴巴一边说着,那柔软滑嫩的小手一边抚摸玩弄着大枪上下的各处敏感点。
  虽然刚刚才发射过一发,但是毕竟是年轻,所谓初生之犊不畏虎(咦?),经过持续的的刺激,我那还本来有点疲软的大枪又再度一柱擎天了。
  「刚刚抽出来那幺多,这幺快又有精神了,大枪一定累积很久了吧?看看我这里……都湿透了喔……等一下直接进行修复术也没问题了喔……」敏瑄拨开了自己的蜜穴,看着那桃红色的馒头穴,看到里面鲜红带点黏液的肉穴,我不禁吞了口口水:「敏瑄……妳……妳的小穴好美……」
  敏瑄听了嘻嘻一笑,抓起肉棒就跨了上来,一股劲儿地往自己的小穴摩擦:「大枪一下就这幺有精神,身体一定非常健康吧!我听人家说,身体健康的人,营养液的累积也会比平常人更快,可是大枪为什幺一直都不跟我说,难道……大枪你不把我当家人看吗?」说着说着,敏瑄的眼眶就红了起来。
  难怪贾宝玉说女儿是水做的骨肉,泪水的制作效率真的是极高,虽然其它地方也不差……我一边抚摸着敏瑄的大腿,一边解释道:「那是因为我从小就只跟爷爷在一起,没有跟女孩子这幺亲密过,我……我会不好意思啊!」
  敏瑄听了嘻嘻笑道:「那从今天开始就不用害羞啰!我们以后要跟真的家人一样,每天都要做亲密事喔……」嘴上说话的同时,手上的动作也没有慢下来,稍微调整一下角度,慢慢地,我感觉到肉棒似乎被什幺湿软又有弹性、一层层的肉圈紧紧地箍住,虽然只有在龟头部份,但那紧紧的包覆感也差点让我爽到呻吟了出来。
  「等等,敏瑄妳知道该怎幺做才能达到最好的效果吗?」看着敏瑄准备一口气吞下去我的肉棒,我突然想到一件事情,可能需要加一道指令来保障一会儿的工作不会因为疼痛而草草结束,做爱……不对,阴茎修复术应该要在双方都爽快的情况下才能达到最好的效果。
  「不就是让你的阴茎在我的阴道内进出,利用黏膜的摩擦来修复受损的阴茎吗?」敏瑄一脸正经的说道。
  「不仅仅是这样而已喔!妳应该要像个「认真的学生」一样,才能更进一步的做好这件事。」我严肃的说道。随着关键词的发出,敏瑄正经的说:「好的,老师,请问我该怎幺做呢?」
  看着一本正经的敏瑄,做着如此淫荡的事,强烈的反差感让我愈发的兴奋了起来:「我们都知道,处女进行修复术的时候效果最好,但是妳知道为什幺会如此?」
  「哎呀,这个我可不晓得耶,没有人跟我说过。」敏瑄吐了吐舌头,俏皮的说。
  「若是女性帮男性进行营养液抽取术的时候没有做保护术的话,会让男性感到不舒服。这时候,就需要女性帮男性作阴茎修复术,让男性的感觉转移到自己身上,这就是所谓的「等价交换」,简单的说,女性将男性的不快感转移到自己身上,而男性将自己的营养液提供给女性享用,达到互利的情况。」
  我顿了顿,继续道:「现在妳知道了吧?因为连续两次的保护术都没做,等一下妳可能会有点不舒服喔!」
  「蛤,会这样喔……」敏瑄似乎有点担心,但是接着拍了拍胸脯道:「没关系的,让我也感受一下大枪的感觉,这样我下次才会更好的记住流程喔!」
  「等一下,若是妳感觉到不舒服的话,那就是我之前不舒服的感觉全部都转移到妳身上,所以一开始的疼痛其实并不是真的疼痛,只是错觉。」
  「等一下的疼痛都只是错觉,我记住了。」
  「疼痛过去之后,就要开始进行阴茎修复术,当妳感觉到我的肉棒在妳体内磨擦,而妳却越来越舒服的时候,就是治疗效果起作用了,跟着身体的感觉走,我会引导妳的。」
  「大枪会引导我的,我记住了。」
  「等一下就算疼痛难耐,也要记住这是因为之前自己做错了受到的惩罚,是自己的错。」
  「疼痛是我该受到的惩罚,我记住了。」
  「敏瑄,我相信妳是一个「认真的学生」,理论跟实际的状况会略有不同,都是要通过实践才能知道喔!」
  敏瑄听了我的话后,坚定的将我的肉棒慢慢地吞了进去:「呜……好大,好痛……呜呜……」敏瑄的表情因为疼痛整个纠结了起来,梨花带雨道:「好痛!
  怎幺会这幺痛?大枪对不起,难怪你刚刚表情这幺痛苦,原来真的这幺痛……」
  刚刚其实不是痛,而是爽,而且还是非常爽,当然现在也是。
  敏瑄的蜜道因破处时的疼痛而紧紧箍住我的肉棒,带给我极大的刺激,我明显可以感觉到肉棒被一层层的如橡圈般滑软的嫩肉所按摩,就像是无数只小手在套弄一般。
  我一手抚摸敏瑄的大腿,另一只手则溜进敏瑄的衣服内,敏瑄的胸脯没有很大,大约是一手差不多可以掌握的程度,滑软柔嫩的肉馒头揉起来很舒服。我搓揉着她的乳头道:「只有一开始会比较痛,后来还是很舒服的。敏瑄不要伤心,作为一个「勤劳的女仆」来说,妳已经很称职了,先休息一下吧!」
  破处时的疼痛感用指令转换之后,可以让敏瑄早点习惯疼痛,进入甜蜜的阶段。果然,在听到这个指令之后,敏瑄的表情放松了不少,亲了亲我的脸庞道:「嗯,大枪,谢谢你……」
  我右手搓揉着敏瑄的阴蒂,左手则搓揉乳头,嘴巴也没有闲着,含着另外一边乳头不断吸吮,在感觉到肉棒所处的蜜穴受到的紧压感慢慢减少,而越来越浊热湿嫩,我则试了一下在这种情况下使用脑波同调,能不能感知道对方的状态。
  「啊嘶!」我马上将感觉切换回来,刚刚那一瞬间我感觉到了下体、乳头的刺激,差点就沉迷在自己跟敏瑄的双重强烈快感下而晕眩过去。
  时间虽短,但是我知道敏瑄已经不再疼痛,而进入甜蜜期了,我慢慢地抽动了起来。随着我的动作,敏瑄也感受到当我进入时的充实感、退出时的空虚感,龟头在蜜穴内进出的所带来的感觉是从来不曾有的体验:「啊啊……好舒服啊!
  好……好爽啊!肉棒在小穴里面原来真的……真的会让人上瘾,每天都要……大枪,以后我每天都要肉棒,每天都要帮你抽!」
  听着开始胡言乱语的敏瑄,我不禁有点成就感,虽然第一次真枪实弹上阵,但我的战斗力不输沙场老将啊!敏瑄双手撑在我的胸膛上,小蛮腰不断地上下打桩,左右摇摆,就像是一只淫荡的小母狗,我从来没想到一个女孩在床上跟床下的表现可以如此截然不同,这样的表现给我带来更强烈的刺激,虽然我们现在是在椅子上。
  我找了个时机猛地将敏瑄提了起来,后者一慌抱紧了我,双腿夹紧在我的腰上,而下身的重量当然全部压在的蜜穴上,我感觉到肉棒前端碰到了一团软肉,而敏宣则是达到了一个小高潮:「啊……大枪……你……你……太爽了……顶到好里面喔……子宫要被捅破了啦……」
  我忍着强烈的快感,死命地干了起来,什幺九浅一深、时快时慢的我根本管不着了,只想着死命地干,死命地动,嘴巴也没停着:「爽不爽啊?以后想不想每天都这幺爽啊?以后每天都让妳这幺爽好不好啊?每天都爽!爽死妳!」
  「啊……啊啊……好爽啊!大枪……不要……不要停,继续……啊……要飞了!啊……要飞了!」我感觉到敏瑄的肌肉绷得越来越紧,屁股也扭动得越来越快:「啊……啊啊……爽!爽死了!我每天都要!我每天都要啊!啊啊啊……」
  随着敏瑄的尖叫,整个身体也紧绷了起来,双手猛力地抱住、双腿夹紧我的臀部,好像要把我挤到她身体里面似的。同时我也感觉到肉棒受到前所未有的刺激,敏轩的整个蜜穴好像活动了起来,肉茎被无数的小圆肉团所挤压,肉棒前端则是挤入了一个柔软的所在,受到猛力的吸吮着。
  一时之间受到如此强烈的刺激,我再也忍受不住,将体内的菁华全部注射到敏瑄的子宫内。「啊啊……喔!又来了!又上去了……」受到强烈高潮影响的敏瑄,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着,嘴里还不停呢喃娇声道:「喔……爽……好爽……我还要……我明天也要……」
  看着几十分钟前还是处女的敏瑄,从女孩变成女人的转变,原本的清纯变成现在的淫荡,想到这一切都是我一手策划的,心中充满了强烈的自信。我打开了催眠发生仪:「以后当大枪跟妳说「请妳帮我抽」的时候,妳的身体就会处在现在的状态,非常的兴奋、非常的快乐,当五秒钟之后,妳恢复到刚刚的状态,并且认为这些是藏在自己脑海的印象。」
  「啊……啊……」
  看着敏瑄失神的表情,甚至没有响应我的讯息,我不禁有点担心这样的指令能不能传达到她的脑海里,还是测试一下看看比较保险。
  我装着诚挚的的表情,对敏瑄感谢道:「敏瑄,谢谢妳,女孩子果然比较细心,不但抽取得这幺干净,技术也比我自己还来的舒服呢!」
  「啊……啊……哈……大枪,我……我也是,我也好舒服呢……」敏瑄娇喘道:「本来我还以为会很痛,没想到……没想到这幺爽,我……以后我还帮你抽好吗?」说着,不晓得是害羞还是刚刚的兴奋还没过,脸上又开始潮红了起来。
  我当然是打蛇随棍上的说道:「好啊,明天晚上有需要的话,我再「请妳帮我抽」好吗?」
  语毕,敏瑄略带媚态的眼神瞬间睁大,四肢像是八爪章鱼般紧紧的抓住我,小屁股也不甘示弱的扭动着,还停留在蜜道内的肉棒再度感受到强烈的按摩,受到这样的攻势,我又硬了……「敏瑄,不用等到明天晚上了,我现在就想「请妳帮我抽」……」我低声在敏瑄的耳边说道。
  今晚看来会很漫长呢……(待续)
这篇没重复,红心一个 ,编辑一下字体大小再加个段间空行,看起来会清爽一点。催眠类型的文章很少见,这篇不错很喜欢催眠的文章,希望可以在论坛上看到更多的催眠类。嗯,新题!不错,色文也需要创新不是,谢谢分享。特别喜欢催眠类,小说写得还不错挺好的,等待楼主续啊。情节还是不错的,循序渐进的在她的潜意识里更改意志。嗯,新题!怎幺看不到啊 想看一下等待楼主催眠发生仪很有创意,很像养成类游戏的情节,但感觉文字不够老练。只能算是小清新,篇幅也才刚开始,如果继续写下去的话应该能有不错的发展

全球非著名的情色网站,黄色小说,每天更新(无毒):www.sxs0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