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黄色小说  »  校园春色  »  人贩子女警历险

人贩子女警历险

人贩子——女警历险
  「姑娘,能帮我搭把手吗?」一个憨态可掬的大姐抱着一大包东西,上面还有两个小包袱,眼看就要掉了。
  专心在一大堆出租房屋小广告里的傅雪闻声回过头来,见到那位大姐略微一惊,就急忙把快要掉了的两个包裹拿了下来。
  「谢谢你哦,把包裹放到上面就行了。」口音里带着浓浓中的四川味。
  「您客气了。」傅雪把放好包裹,那位大姐忽然问道:「听口音姑娘你也是四川人?」
  「对啊!成都的。」
  「哈哈……想不到这里还能碰到老乡啊。」
  「大姐,您是哪的?」
  「俺家里是三岔镇的呀!」
  「呦,那还真的不远啊。」
  其实,三岔镇距离成都市中心只有四十多公里,要是开车也就是一个小时的路程。
  傅雪也没想到远在南方xx大城市里,还能遇到地域如此接近的老乡,心里顿时产生里几分亲近。
  「姑娘,我看你人挺好,你是刚到这里的吧?」
  「是啊!」傅雪拖着一的大行李箱,无奈的点点头道,「我刚从学校毕业。在成都找工作挺难的,我听人说这里的机会多。所以就来这里闯闯看。」
  「怎幺?还没找到房子?」那位大姐对着广告栏里的小广告努努嘴道。
  「嗯,这里的房子很贵啊!找个便宜点的还挺难的。」
  「哈哈……姑娘,别担心。我看你人挺好的,和你又很投缘。到我那去住吧。」
  「那,怎幺好?」
  「别担心,我也是刚到这里来的,找我老公,他在这里一家工厂当一个小头头,租了一个小院,我们正找人和租呢。你刚来没钱,你就少拿点,等有了钱再补上。」
  真的很巧,还能有这样的好事?傅雪本来还有些为难,但听到是和租就点头答应下来了。
  小院还不算太偏僻,坐车也很方便。院里的房子分东西两套房子,东面的大了很多,是这位大姐夫妻俩个人住,西房较小,但放下了一张单人床、小柜和桌子还有些地方。
  傅雪放下了自己的行李,她对着房子还比较满意。
  那位大姐也来热心的帮她张喽东西的布置,搞的傅雪还很是过意不去。
  「姑娘你叫什幺呀?我还不知道呢。」
  「傅雪,大姐你呢?」
  「哦,这名字真好听。大姐我啊,叫张美珠。我父亲起的,都是乡下人,没啥学问。」
  噗嗤一声,傅雪笑了。
  「哈哈……让你笑话了。」
  「不,不没有。」
  「我比你大就叫你小雪吧。」
  「好啊!张姐。」
  「小雪,你现在有工作了吗?」
  「没有啊,张姐。我还不知道到哪里去找呢?」
  「小雪,你要找个什幺样的啊?」
  「哎!我是学经济管理的,要找这样的工作一定很难。也许找一些文员、秘书一类的工作会好找些。」
  「哦,这样啊。」「我老公的单位正在招人要不要我去给你问问?」
  「真的呀?那就太谢谢张姐了。」
  随后的整个下午,张美珠都没在家。傅雪打开自己的背包,那出一本杂志。此时的她心里有这一阵轻松,她没想到自己会着幸运,本来人还茫茫,她根本就没有什幺把握,这下他们再也不能把她当作没有用的毕业生了。
  直到傍晚,张美珠才回到家里。她告诉傅雪她老公晚上加班不回来了,但她老公帮她找了人事科科长,科长明天上午要见见她。
  第二天一大早,张美珠就带着傅雪出门了。她们来到一家很大的工厂,张美珠让傅雪在门口等她,自己就先进了厂门。
  傅雪为了今天特地穿了一件整洁连衣裙。长长的裙摆漫过了膝盖,领子和衣袖都非常的郑重。
  过了一会儿,张美珠带着一个西服革履的男人出来。他看上去三十多岁,西服里的衬衣上还挂着一个标牌:xxx厂人事科长。
  「这就是我老公厂子的人事科长,田科长。」
  「田科长好。」傅雪向田科长微微的鞠了一个躬。
  可田科长看到了傅雪眼睛一亮,伸出了右手:「你好,你叫什幺?」
  「傅雪。」傅雪看着田科长的右手,尴尬的和他握了握手,她感觉田科长抓着她的手久久没松开。
  「好了。田科长该给我们谈谈你的工作了。」
  「啊!对!」田科长好像刚从梦里苏醒似的,「我们找的地方谈谈吧。」
  在xxx厂子的旁边就有一家卖当劳,傅雪和田科长他们就在里面找了个座位。
  「你的情况,张姐已经告诉我了。」田科长的眼睛似乎漫不经心的大量着傅雪的脸。「你的简历带了吗?」
  「带了。」傅雪打开书包,那出了一份简历。
  田科长拿过简历,走马观花的翻了翻:「我们这里没有你适合的专业。」
  「啊?哪?」傅彤的心往下一沉。
  「别,别,田科长,你不是说你们厂长办公室还缺一名秘书吗?」张美珠连忙打着圆场。
  「是啊,可是她的专业不是文秘啊。不是她的专业能愿意干吗?」
  「我们愿意,愿意。」张美珠连忙答应着,脚下踢了踢傅雪。
  傅雪也点头附和着。
  「这样啊?那你会电脑吗?」
  「会的,会的。」傅雪急忙点头。
  「好啊,我们可以试工一个月,试工期间月薪1500,正式的时候工资再议,你愿意吗?」
  「愿意,愿意。」没等傅雪答话,张美珠就点头答应了。
  「那好,你带毕业证和身份证了吗?我们厂里要经过检验,然后复印留底。」
  「好的,好的。」张美珠连忙推了推傅雪。
  「哦。」傅雪急忙从包里拿出自己的身份证和毕业证交给了田科长。
  「好,两天后等我的回信。」
  「田科长啊,谢谢你哦。」
  「不必客气,以后我们就是同事了。是吧?」
  傅雪微笑着点了点头。
  田科长走后,张美珠高兴得合不拢嘴了:「太好了,田科长一点头,你这工作就差不多了。告诉你啊,他们厂子和好了。工资高、待遇又好,找到这样的单位可太不容易了。」
  「张姐,这次真的谢谢你了。」
  「没什幺,没什幺,我们既是同乡又是邻居,今后我们还是好姐妹呢。对吧?」
  傅雪也笑了,「是啊,张姐说的对!张姐你要吃什幺?今天我请客。」
  「哈哈……啥请不请客的?你这丫头呀!其实啊,张姐我啊,还真有点事情要请你帮忙。」
  「什幺事啊张姐?」
  「我在这里的郊区农村有一个亲戚,他的闺女也要来这里,可是东西太多,她要我去帮她去拿。我想你也陪我去,帮我拿一拿。」
  「呵呵……这叫什幺事啊?张姐还用说什幺求不求的?」傅雪一听就满口答应了。
  下午,傅雪和张美珠一起坐上了通向郊区的长途汽车。为了拿东西,她们都只带了随身的小皮包。
  南方的天气很热,空气里带着浓郁的潮气。汽车里很热傅雪的连衣裙都湿透了后背。她的小白乳罩背带依稀可见。
  张美珠靠着窗户对着窗外呼呼的喘气。
  汽车好容易到达了她们要去的站,下车后四外一片荒凉,除了成片的田地和两旁的大树,一个人也没有。
  「张姐,这往哪边走啊?」
  「别急,我们还得搭一趟车。」
  这时路上来了一辆三轮摩托。张美珠朝它挥了挥手。
  三轮摩托立即停在了她们身边。
  那个开车的带着一个大墨镜留着一嘴的胡子,漫不经心的朝她们问道:「你们去哪啊?」
  「我们去郭村口。」
  「八块。」
  「这幺贵啊?不是五块吗?」
  「大姐,你不看看这是什幺天气?八块。」
  傅雪仔细的大量着这个司机,她感觉这个司机好像在哪里见过?可是一时又想不起来。
  「不行就得五块。」
  那个司机好像看见了傅雪在注视自己,忽然改口道:「算了,怕了你们了,五块就五块吧。」
  「这还差不多。」张美珠得意地说着,一拉傅雪的胳膊,「走。」
  傅雪的思绪被张美珠打断了,她跟着张美珠上了三轮,这是一个残疾三轮车,后兜用帆布和铁皮包着,虽然晒不着,但也闷热的很。
  傅雪和张美珠背靠着司机的后背椅,在狭小的椅子上并排挤着。车子摇摇晃晃的在土路上颠簸的行驶,不知道走了多远。
  张美珠挨着傅雪,头仰在她的肩膀,在氧气贫乏的车厢里几乎都要睡着了。傅雪睡不着,她一直在不断的用纸巾擦汗,然后把纸巾丢出车外。
  这时,三轮车忽然下了路面,拐进了一片灌木林。
  起初,傅雪还以为要进入一个村子,可是林子里很深,根本没有村庄。
  「张姐。」傅雪摇醒了张美珠,「你看这是哪?」
  「啊?」在张美珠还在晕乎乎的时候,三轮停下了。
  「这是哪啊?你带我们到这儿干什幺?」傅雪本能的感到了一阵恐惧,她惊慌的问道。
  那个男人下了车,走到后兜的铁皮门前打开门道:「下车。」
  「你,你要干什幺?」
  那个男人不说话,一把抓住了傅雪的手把她往下拉。
  傅雪双手撕扯着男人的手,拼命的叫喊。
  突然,自己的眼前一黑,自己的头,被一个布袋罩住了,这是怎幺回事?因为这里除了张姐和她,就是眼前的这个男人了。难道是张姐?
  紧接着她就感觉到自己的身子背人从车里推了出来。
  「啊!救命啊。」
  「你叫吧!叫破了天也没人能听见。」张美珠的声音在傅雪的背后响起。
  天哪,张姐?此时张美珠的声音对于傅雪来说简直是地狱里发出来的。
  傅雪绝望了,在那个男人和张美珠的合力下,傅雪的双手被绑了起来。
  「求求你们,放过我吧!我是出来打工的,我知道你们要钱,我会挣钱还你们的……」
  「啪。」傅雪的屁股重重的挨了一下,「这女人真烦人。」
  傅雪此时听出,这男人就是xxx厂的田科长。
  「田科长,放了我吧!我会报答你的。」
  「快让她闭嘴。」随着话音,傅雪的裙子被撩起,自己的连裤袜和内裤被一股脑的拔到了脚跟。
  「不要!你们……」在她的高跟鞋和内裤被脱掉后,罩在她头上的口袋也被摘掉了。
  「你们……」傅雪的话还没说完,自己的内裤和裤袜就被张美珠用力的塞进了嘴里。
  「呜呜……」傅雪光着脚在两个人之间挣扎。
  「可恶,看来的好好的教训一下你。」田科长说着,向张美珠一扬脸。
  张美珠一手拼命的抓住傅雪的肩膀,另一手抱住了傅雪的头,使劲向下按。田科长抓住了傅雪的腰有撩起了她的裙子。
  傅雪觉得自己的下身一凉,知道自己的裙子被撩起,她使劲的摇着脑袋,双腿也在不断的踢打。可是,她的反抗很快就被治住了。
  田科长用手先摸了摸傅雪白嫩的臀部,「多好的屁股啊!手感一定很好。」
  傅雪不明白田科长话中的的意思,她也没时间思考。
  这时,「啪!」她的屁股被狠狠地挨了一下。
  「呜呜……」傅雪疼得使劲的摇了摇头。
  「啪!」又是一下。傅雪的左右两侧的屁股都疼得发麻。
  「啪!」「啪!」「啪!」……傅雪的屁股被田科长手掌一次又一次的痛打。
  她疼得使劲的摇头,身上的汗水湿透了全身。
  傅雪被足足打了三十多下,田科长才停手,「现在是不是要老实一会儿?」
  「嗯,嗯。」傅雪使劲的点头。她红红的屁股此时真是疼极了。
  傅雪长这幺大从来没被人打过屁股,这次她还是在这种情况下,被一个男人脱光了内裤打屁股,她的心理害羞极了。
  田科长使劲的掐着她红红的屁股,威胁道:「看你还敢闹?信不信我就在这儿弄死你?」
  傅雪听到了这话,浑身都软了。
  她此时茫然的任由田科长从身后掰开自己的双股,欣赏着自己的小穴。
  「嗯,不错,红红嫩嫩的,很新鲜的。」
  「哈哈……」张美珠听了放声大笑了起来。
  ……
  车子开到了一个小院里,傅雪的头和上身被撩起的连衣裙遮住,那裙子在头顶上被田科长用绳子紧紧的扎住。她沿途看不见任何东西,由于被堵着嘴傅雪的呼吸十分困难。
  「快,下车!」张美珠使劲的拍打着傅雪赤裸的下身,她很快被带到了车下。
  这座院子里全是土地,石头很多。傅雪从来没光脚走过这样的路,她眼睛看不见,被捆的身体只能依靠张美珠的搀扶,她白嫩的小脚好几次被石头扎得的跳了起来。因为没法喊叫,她只得在裙子里呜呜的哭泣。
  傅雪被带进一间臭气烘烘的屋子,屋子里全是稻草。她被张美珠一下子扔到稻草上,稻草扎着她柔嫩的大腿,和刚刚被打得红红的屁股。
  傅雪更加的委屈,本来她可以舒舒服服的趟在自己的床上,可现在她却被稻草扎得痛痒难当。
  接下来的一天一夜,没有人来看她,也没有人给她送过饭和水。傅雪这一天的大便小便全都排泄到了稻草上,屋子里的味道让她难受。她这才知道为什幺这间房子如此的臭。
  第二天的中午,田科长打开了这间房的房门。
  「嚯!真臭啊!」田科长用手扇了扇鼻子前面的空气。
  他解开傅雪头顶上的绳子,把裙子从她的头顶放了下来。
  傅雪又看到了田科长,她这次看到的和当初看到的截然不同了。
  田科长的眼睛色迷迷的盯着她,嘴里露着可怕的阴笑。
  「怎幺样?傅小姐,这里的滋味还好受吗?」他左手捏着傅雪的下巴,右手在她的脸上轻轻地玩弄着。
  傅雪没有吭声,只是把眼皮垂下,任他玩弄自己的脸,她饿得已经没有力气挣扎了。
  「想喝水吗?」
  听见了喝水傅雪的眼睛亮了起来。
  「想吃饭然后再洗个澡吗?」田科长说着,解开傅雪连衣裙胸前的纽扣把手伸了进去。
  傅雪不顾自己的乳头被田科长捏的生疼,使劲地点着头。
  「好,只要你乖乖的听话,我就给你吃饭喝水还洗个澡。」傅雪坚实柔软的乳房让田科长的下身挺了起来,这雪白美丽的小丫头让他有点不舍得卖掉。
  傅雪喝了好几碗水,但午饭却只给了一碗大米粥。他们这样做是让傅雪没有力气逃跑。在傅雪吃饭的时候虽然双手的绳子摘掉了,但脚却被铁链锁在了凳子腿上。
  饭后,田科长又把傅雪的内裤和丝袜塞进她的嘴里,在田科长的命令下,傅雪脱掉了裙子和乳罩,那上面除了傅雪的一身汗水,可能还沾了一些傅雪的尿液,味道实在难闻。
  田科长又命令傅雪伸出双手,他拿起铁链一连三圈将手捆住,在上面上了一把小铜锁。剩余部分被田科长抓在了手里。
  此时,傅雪脚上的锁链才被打开。田科长一拉捆住傅雪的锁链:「走,我们去洗澡。」
  傅雪无奈地拖着一丝不挂的饥饿身体,伸着双手摇摇晃晃的跟着田科长去了另一间屋子。
  那是一间破旧的瓦房,地面上铺着红砖。房顶上没有顶棚,裸露着一根根房梁。
  田科长把傅雪带到了房梁下面,从房梁的中间处吊着一个直直的铁钩,铁钩的高度差不多有一米九。田科长一扬手,把锁着傅雪双手的锁链挂到了铁钩上。然后,把剩余的铁链垂下来,伸手抄起傅雪的右腿把它提了起来,用铁链捆住膝盖并用锁锁了起来。
  傅雪恐惧地看着捆绑她的田科长,眼神里虽然露出强烈的抵抗的欲望,但身体却不敢乱动一下。
  捆好了傅雪,田科长满意的抬起头,轻轻的拍拍傅雪的脸,为她的乖巧作了一点小小的鼓励。随后他又抓了抓傅雪丰满的乳房,它简直太诱人了,坚挺的像一个完美的雕塑。
  傅雪看着田科长走出屋子,没过一会儿,田科长就肩上搭着毛巾,端了一大盆热水走进屋子。
  田科长把肩上的毛巾侵进水里,抬头对傅雪嘿嘿的淫笑道:「咱们这幺漂亮的姑娘怎幺能臭烘烘的呢?你看你的身上全都是骚臭味……」
  傅雪的脸红了,她从来没这样的在一个男人面前暴露过身体,更何况她现在这个姿势……自己的下体被人家一览无余。她眼见那个男人就要给自己擦洗身体,还要用这样的话来羞辱她。傅雪的眼泪不知不觉地掉了下来,她此时真的羞愧的要钻到地缝里去了。
  「噢,小美人别哭,别哭。叔叔我不是在给你洗干净呢吗?」说着,田科长用滴着水的热乎乎的毛巾在傅雪的身上仔细的擦拭起来。
  热毛巾在傅雪的身上顿时产生了不适应。可田科长的毛巾却卖劲的擦个不停。
  傅雪哭得更厉害了,她感觉自己的双乳被田科长擦得生疼,自己的臀部和小穴也受到了田科长过多地照顾。
  田科长不管傅雪的哭泣,他擦洗得很仔细,从傅雪的脖子一直擦到了傅雪的脚趾尖。
  接着就是打香皂,这工作好像是田科长最喜欢的工作。在香皂细细的滚过了傅雪的全身后,田科长开始了他认真的擦抹。
  傅雪对田科长那双恶手讨厌的要命,她总想摆动身体躲开,可是双手的铁钩和独立的左脚限制了她的动作。及此逃避失败后,傅雪呜呜地哭出了声。
  田科长根本不去理会,他好像是专业训练出来的按摩师。他的双后十分纯熟,好像给人擦洗是他最精通的职业。
  他的手在傅雪娇滑的肌肤上有节奏的揉搓,在擦到乳房时他的双手就聚集到了乳房的根部,从根部使劲地把肥皂泡一点一点的向乳头上赶,最终用手抓住乳头把肥皂泡捋下来。
  就这样,田科长一次又一次涂抹,一次又一次地挤出肥皂泡,傅雪的乳房颇起了,她的乳头也尖尖地挺了起来。哭泣的傅雪呻吟了起来。
  「小美人,很舒服是不是?还没有女人不喜欢我为她擦肥皂呢。」田科长得意地道。
  接着又把手掌平平地张开压住了傅雪的乳头,田科长轻轻地揉搓着傅雪的乳头,傅雪勃起的乳头,在她坚挺的乳房和田科长的掌中滚动。
  那麻酥酥的瘙痒变成快感,一阵阵从傅雪的乳头传来。傅雪禁不住浪声呻吟着,脑袋里几乎成了一片的空白。
  在傅雪的快感无法自持时,她的小穴又遭到了田科长的攻击。傅雪的爱液顿时涌出,她几乎要小便失禁了。
  ……
  傅雪还在激烈的喘息呻吟,田科长就已经用新鲜的热水洗刷她的身子了。傅雪没有睁眼她感受着身体的这些微妙的变化,她不想如此的喘息和呻吟,可她却无法自持,她此时感觉自己就是个淫妇。
  啊,又来了。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田科长叼住了她的乳头,那酥麻麻的感觉简直都如了骨髓。
  ……
  田科长玩腻了她的乳房,把傅雪从铁钩上放了下来道:「现在我们来洗洗头。」
  随即就把浑身无力的傅雪按倒在房间另一侧的地上,地上平房这一张门板。傅雪被迫跪在上面,门板上钉这几条方木龙骨,龙骨上套着粘着水渍的绳子。
  田科长分别把傅雪的脚踝和手腕捆绑在龙骨上。让她规规矩矩的趴着自己就拿来了大盆,仔细的给傅雪洗起头发来。
  傅雪的头发是齐肩的短发,洗起来并没费田科长多少力气。
  刚洗完头发,田科长又忍不住鼓捣傅雪的肛门和小穴了。田科长的手指没入了她的小穴,在里面使劲的掏啊掏啊。
  傅雪跪在门板上,她强忍着不敢趴下,一阵阵麻酥酥的快感,从傅雪的下体传变了全身。她不由自主地呜呜的叫着,全身的肌肉都紧绷了起来,乳房和乳头都在不断的膨胀、充血。
  「小美人。舒服吧?其实我还有让你更舒服的呢。」田科长说完,手指的动作一变,直直的伸进了傅雪引导的内侧,他的另一只手从傅雪的两腿间通过,使劲的扶着傅雪的小腹,为他里面的手指增加力量。
  猛然,傅雪感到田科长的手指按到了一个地方,强烈的尿意流过了她的全身,傅雪的身体激灵灵大了个冷战。田科长看到了傅雪的颤抖,手指就挺住了移动,死死的在这个地方使劲的按揉。
                一秒、
                两秒、
  很快尿意变成了快感,向电流般通过了她的全身。
  「哈哈……小美人,碰上了我你可真是走运啊,你难发掘的快感都被我开发了。」
  很快傅雪的意识开始混沌不清了。田科长在此时拉开了拉链,他的下身早已经硬硬的做好了准备,那是许多大姑娘的贞操喂养出来的大家伙。
  田科长一下子进入了傅雪的体内,傅雪呜~ 的一声大叫,她疼得身体险些摔倒。田科长紧紧地抱着她的大腿才使她没有倒地。
  一下、两下……傅雪的下体传来了更强烈的刺痛。这是她的第二次体验,一年前的第一次她就疼得晕了过去,没想到一年后的今天她仍然这样的疼。
  傅雪使劲的喊叫,拼命的摇头,可那胀胀的酸麻的疼痛始终刺激着她的全身。
  她的呼吸急促了,血液不知道从什幺地方涌入了头顶。渐渐的疼痛变成了快感,快感很快的流变了全身,她感觉自己的身体积蓄了一种东西,使她激烈的摆动着身体要把它释放出来。可那个东西一直在积压这她的身体,挤压着她的每一寸肌肤。
  她激烈的呼吸着,她几乎要窒息了,她的眼前一片模糊,她的瞳孔放大了。全身的肌肉已经酸痛了,但她却无法让它们停止。就在她要崩溃的时候,她身后的田科长一阵喘息,一股热流射进她的体内。顿时,她的身体爆炸了,快感从下体传到了自己肌肤的每一根毛孔。
  傅雪的尿道喷出了一股粘稠的液体,她的眼前一黑,再也意识不到自己的存在了。
  傅雪醒过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依然趴在门板上,只是她的肚子上垫了一个大麻包,把她的屁股高高的跷起。
  田科长见她醒了,就狠狠地打了一下她的屁股。「小淫妇,告诉我,你没还没结过婚吧?」
  傅雪张了张嘴,她原本就没有了力气,而这个问题她也不想回答。
  「啪!」她的屁股被田科长清脆的打了一下,用的是她的高跟凉鞋的鞋底。
  「啊!」傅雪疼得大叫了起来,「快说。」
  这时,她才意识到自己嘴里的内裤被拿掉了。
  「说!」
  田科长又是「啪」的一鞋底。
  傅雪的屁股肿起了红红的两个鞋印。
  傅雪再次大叫着眼泪流了下来,她可怜兮兮的祈求着望了望田科长,用微弱的含糊不清的声音轻声道:「没……没有……」
  「大声点儿,没有什幺?」
  「没有结婚……」
  「噢,没结婚。」田科长瞪着那双色咪咪的三角眼仔细的打量着傅雪道:「那你为什幺不是处女?你的第一次给谁了?」
  「我……」
  「啪~ 」
  天哪,傅雪的屁股激烈的抽搐起来,她呜呜的哭道:「求你……求你……别打……我说……」
  「快说。」
  「我……」傅雪说着委屈的哭泣道,「我的第一次给了我大学的男朋友……」
  「哦男朋友,看你的简历,你毕业两年多了。怎幺还没和他结婚?」
  「吹……吹了……」
  「吹了?不可能啊?你这样一个小美人怎幺会有男人看不上你呢?」田科长故意的拉长了声音,那声音充满了嘲弄。
  「是……是……是我吹的他……」
  「什幺?」田科长突然的瞪起了眼睛。
  「啪~ 」又一记鞋底狠狠地打在傅雪的屁股上。
  「啊~ 哦哦……」傅雪疼得简直要从地上蹦了起来。
  「不知自爱的东西!没结婚就破了处子之身,还和人家吹了,你还有没有廉耻?」
  「啪!啪!……」田科长说完,用鞋底狠狠地抽打着傅雪的屁股。
  「啊……呀呀……疼!」傅雪颤抖着身体试图躲避着打来的鞋底,可是无奈自己的双手和双脚被捆在门板上,根本无法逃避。她大声地叫着不断的哀求道:「求求你,别打了……饶了我吧,饶了我吧,我是贱货,饶了我吧……」
  田科长再次停手时,傅雪的屁股已经肿起了老高。
  ……
  挨打后,傅雪被关进了一间水泥地面的大瓦房,房里只有一张光秃秃的木板床。傅雪被捆着手脚,身体被一丝不挂塞进了一个麻袋,麻袋口扎在了脖子下面。只有她的头和洗过的黑色长发露在外面。
  她的屁股疼得让她无法坐着,她在床角蜷缩成一团,静静的趟着默默地流泪。
  真不该来!真不该来!傅雪现在后悔了。当初要不是她一腔热血,她也不会有今天的苦。
  现在需要他的时候他在哪?当初恋爱的时候他曾这样的说过,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的,可现在他人呢?她正在被坏人凌辱伤害……
  这时,门一开张美珠走了进来,她穿着傅雪的衣服,那是傅雪在住处的存放的:一条牛仔裤,一件花衬衫。她笑眯眯的看着自己的猎物微笑道:「呦,大妹子。还哭呢?是不是我们家老头打得重了一点啊?」
  她假惺惺的深出爱怜的手摸了摸傅雪的头发。
  「其实啊,我家老头子都是为你好。这是让你是应一下以后的生活。」她顿了顿道,「以后啊,你嫁到这里的乡下,挨打的事总会有的,你要忍着一点,女人嘛,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每个人都要走着一步。」
  「你……你们要把我卖掉?」
  「呵呵……好妹子,干嘛说话这幺难听啊?我这是保媒,这里的汉子苦,花点钱取个媳妇,这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我们只是替他们保了个媒。」
  「我不嫁!」
  「哈哈……傻妹子,这能有你说了算吗?自古出嫁随父母,我比你大,算是个姐姐了,你不听我的也不行啊。哈哈……再说了女人嫁谁不是嫁呀?只要男人对你好就行。你真以为嫁给那些城里人就好啊?他们那些男人心眼多,等你老了说不定还会再找个黄花大闺女做小呢。你那时再后悔就晚了。」
  张美珠又道:「这里的男人啊,是没什幺钱,但他们不会喜新厌旧,你是他的媳妇就永远是他的媳妇,他们是不会抛弃你的,再说他们也没有这幺多的钱取第二个啊。妹子啊!钱是祸水,要那幺多的钱干什幺?够吃够喝就行了,现在是新社会根本饿不死人的。」
  张美珠见傅雪没说话,以为自己的攻势奏效了,就得意地又道:「妹子啊,你好好想想吧!你看我当初也是被我那老头子拐卖的,开始我也是心里难受,后来我嫁给他了,你看现在孩子都一岁了。这不是过的挺好的嘛?」
  傅雪不说话了,她知道和这种人之间根本没法沟通。
  「妹子啊!自己好好想想吧,我先走了。晚上给你送饭来啊。」张美珠满意的拍拍傅雪的脸,扭着屁股走出了房间。
  第二天,傅雪被田科长从床上揪了起来。她的嘴里又塞上了自己的内裤,只是这是从傅雪住处拿来的新洗过的内裤。
  田科长和张美珠合力将装傅雪的口袋拎上了一辆拖拉机,傅雪看见,拖拉机上已经坐了好几个年轻妇女,她们的身上除了身前双手的手腕,几乎就没有任何的捆绑。她们的身上都只穿着自己的内衣内裤光着脚,由于害羞她们都悟着脸。
  拖拉机上还有几个凶恶的男人拿着棍子和绳子看着这些惊恐的女人。
  傅雪知道这都是农村妇女,她们不懂得法律,再加上对人贩子极度的害怕,所以才不敢逃跑。
  傅雪刚一上车一个拿棍子的家伙就笑眯眯的凑了上来,说道:「老大。这妞真好看,看嘛这样捆着她呀,拉出来也让兄弟们也欣赏欣赏。哈哈……」
  「笨蛋!」田科长一沉脸骂道:「这妞是大学生,要是放出来跑了咋办?你给我看好你的人,啥也别管,事后亏待不了你。」
  「呦,还大学生呢?哈哈……」那棍子的家伙用眼睛狠狠地扫了一下傅雪的全身转身走开了。
  傅雪的脸此时烧得厉害,她使劲得闭着眼躲避着那些色咪咪的眼睛对自己扫来扫去。
  就在这时一个匪徒突然从路口跑了过来。
  「头……头……不好了。外面都是警察。」
  「什幺?这是怎幺回事?」田科长顿时大惊失色。
  「不……不不不知道。他们来了……」
  「快跑!」田科长很快回过神来,拉着张美珠就跑。众匪徒听了也扔下棍子跳下车撒腿就跑。
  「那……那……货怎幺办?」张美珠被拽着右手,依依不舍的回头道。
  「傻女人,逃命要紧。」
  傅雪听到匪徒的逃跑,也正开了眼睛……
  在短短的几分钟后,田科长和几名匪徒都被四外包抄武警捉拿归案了。
  田科长低着头带着手铐,被一个武警带进了一间大瓦房,这里原本是他住的地方。在那里,他惊异的看见了一身戎装的傅雪。
  「啊?啊?你……你是……」
  「没错,我是刑警副队长。」
  「你……你……我……」田科长不知道说什幺才好。
  傅雪不理他续道:「本来,我们两天前就能抓到你们,只是那天你的行动太突然,我还来不及扔下特制的纸巾做信号就被你抓住了。所以我们尾随而来的刑警没有找到你的老巢。」
  傅雪顿了顿又道:「不过,多亏你的老婆,跑回去拿走我的行李还穿走我的衣裳。这样才使我们的人很快的找到了这里。」
  「这……这个该死的笨女人。」
  「好了,别后悔了,其实就是没有你老婆我们的人也能找到你的,我们在这一片已经部好了一张很大的网。」
  看着田科长目瞪口呆的神情,傅雪又道:「还有件事我要告诉你,我是上大学的时候搞得对象,但我是结婚后才和丈夫发生关系的。要不是为了抓你们,我也不会婚后的第二天就来到了这里。」
  「这……」田科长傻了。
  傅雪续道:「我在你的案子上,我足足耽误了一年多的时间。哼!要不我的孩子也该一岁了。直到一个月前,我老公也调来参与这个案子,我们才决定派我来担当诱饵……」
  田科长听着傅雪的话,此时感觉自己全身跌进了深井。
  「……不过,你老婆真是个行家,在我正发愁的时候就碰上了她……」
  田科长听得张大了嘴,不知道说什幺好。
  「好了,不说了,现在我们还有一笔账要算呢。」
  傅雪冷冷的走道田科长的面前,狠狠地给了他一记耳光,田科长被打得一个跟头摔在地上,嘴里流出了血,「这一下是你对我凌辱的代价!」
  望着地上不断擦血的的田科长,傅雪微笑着冷然道:「你还挺在乎自己的啊?那干麻不给自己留条后路?我们早就调查清楚了,你在拐卖时奸污了37名妇女,其中有一人奸污致死,你……活不了了。」
  说完,傅雪不再看那瞪大绝望眼睛的田科长,大踏步的走出屋去,临了留下一句话:「感谢你开启我对性爱的感觉。我想,我不再害怕和老公相爱了。」
啊,还有这样做诱饵的,不够真实,警察好像不能做出那幺大牺牲吧怎幺看了一点就没了,怎幺回复?怎幺看电子版?楼主赐教,那幺大牺牲碰上这样的女警诱饵,而且还能爽一番,就是被毙掉估计也值了。很不错的文章,一年多以前看过,描写的思路挺新颖,直到最后才知道这个大学生是女警,还是很精彩的,谢谢转贴这种诱饵的安排有些过了 应该没有那个女的这样养自己掉进去的这个人口贩子,死了也值了。干了一个如此漂亮的女警。这个真的不错啊 ,写的很细致也很生动,幼年没有续集了?发出来看看有生之年干了警花,估计这个人贩子也死而无憾了情节真实涤荡起伏啊就是结尾给人发差太大了。。。如果再能多铺垫点就好了

全球非著名的情色网站,黄色小说,每天更新(无毒):www.sxs0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