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黄色小说  »  乡村小说  »  人生如梦中篇第1-4章

人生如梦中篇第1-4章

人生如梦




  
             
  
第一章打谷场
八月的江南,炎热而又潮湿,响午毒辣的阳光使人昏昏欲睡,空气中没有一丝轻风,整个世界似乎都是静止的,只有树梢上的夏蝉不知疲倦的恬噪。
转眼毕业一个多月了,在这一个多月里,我几乎每隔一周就会冒着这样的烈日去一次人才市场,向好几个公司投过简历,所有简历一如即往的石牛沉海,渺无音讯,整天在家闲着无所事事,数着日子一天天过去,看着父母渐渐苍白的头发,想着大学时的同学一个个都找到不错的工作,蓉的远嫁南京,失意和无耐就像蝗虫一样噬咬着我的心。在我最无助和最迷茫最潦倒时候,和我青梅竹马的彤彤对我柔情似水,让我这条在无边大海上漂泊的小舟,暂时找到了停靠的港湾。
今天是农历七月十四,按照我们当地的风俗,每年的农历七月十五,是祭祀祖先的日子。传说这天是阎罗王给阴间的大小鬼放假的日子,每家每户在阴间的祖先会通过子孙的祭祀仪式,来阳间的家喝酒吃饭。晚上父母亲吃过饭后,就去伯父家商量祭祀的事。农村除了春节的年夜饭,就属这件事比较重要了。
傍晚彤彤离开前,我心如鹿撞的约她晚上去村里的打谷场看月亮,彤彤羞红着脸扭扭捏捏最终还是答应了。
打谷场位于村子北边,周围是大片麦田,谷场中间推放着成堆成堆的麦桔,爬到桔堆顶,能眺望不远处美丽的江景。这里曾经是八十年代秋收时最热闹的地方,也是我和彤彤一群小孩打闹玩耍的场所。当然,改革开放后,打谷场已成为过去,白天,冷清的麦垛一堆堆孤零零的竖在那里,而在晚上这里更是清静。
天刚暗,我就匆匆去了打谷场,彤彤还没来,我一屁股坐在了柔软的草垛上,抬头望着天上挂着的一轮明月,我不由无聊想起了我的初恋敏儿,那个比你大十岁的老头,真的会给你所谓的幸福吗;我又想起了蓉,想起了那个近乎疯狂的夜晚,那晚的月亮也这幺圆,蓉,你现在做什幺呢,是否正在你男友的身下婉转奉承,娇喘呻吟呢。又想到了彤彤,我们会有未来吗?
远处传来了轻轻的脚步声,彤彤来了,上身穿着一件如雪的白色纯棉短衫,胸前印着的英文字ANGEL被顶得高低起伏,浅蓝色碎花的长裙随着晚风轻轻飘动,在银色的月光下,彤彤犹如下凡人间的仙子,微笑着俯视着躺在草垛上的我。
和彤彤的聊天总是让人轻松而愉悦的,我和她讲着大学时的快乐生活和奇闻趣事,而彤彤时而哈哈笑出声来,时而会睁着大眼睛呆呆的看我说话的样子。说的兴起的我时不时会提到蓉。
「寒寒,那个蓉是你的女朋友吗?」彤彤突然问我。
我楞了一下,点点头又摇了摇头说道:「算是也算不是,我们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了。」
「哦,我听你说起蓉时,眼睛特别亮,所以我想你一定喜欢蓉吧?」
「已经是过去的事了,没什幺好说的,她都嫁人了。」我抬头看着深邃的夜空中布满的星星,一时不知道该说什幺。
「那,那寒寒,你喜欢我吗?」
一时的沉默过后,突然听到彤彤怯怯的说出这样的话,我的心蓦的一震,转过头看到彤彤充满期望的眼神。
「喜欢,从小就喜欢。」我轻轻的伸手搂住了她的肩,语气坚定而真诚。彤彤怔了一下,脸红红的却没有挣开,而是微微地靠过来,。
月光把彤彤的头发照得银色朦胧,从她身上传来的处女清新的体香,沁入我的鼻间。
我们靠得很近,以至于我能看到彤彤那粉雕玉琢般的鼻子上细细的银色汗珠,鲜红湿润的双唇吹气如兰,坚挺的胸部起伏有致。顺着她开着的短衫领口,看得见里面浅蓝色文胸包住的白晰乳房,我的心开始不由的「呯呯」乱跳。
我低下了头,把我的嘴印上了彤彤微张的双唇。彤彤轻微的的挣扎了一下,就身子一软,双眼紧闭搂住了我的腰。彤彤的吻很生涩,我猜想这可能是她的初吻。
我的舌头轻轻挑开她的皓齿,伸进了她的小嘴,彤彤带着一缕薄荷香气的舌头,在我的带动下,终于涩涩的纠缠在一起,当我们互相贪恋的吮吸着对方唾液的时候,我的手从她的棉衫底下伸了进去,彤彤嘴里含糊的说着:「哦,不要!」
但在我的坚决下,彤彤还是选择了放弃,当我迫不急待的用手按住那让我渴望已久的乳房时,手到之处,是我想象般的温暖柔软。
我轻柔的抚摸,通过掌心感觉到,那半圆球体很状观,一手根本就无法握住,用手把她的文胸往上一推,我很快就真正感受到温软如绵、弹性十足的细腻胸脯,圆球的顶端如米粒大小的乳头已经变硬突起了。
正当我们如饥似渴的燃烧情欲的时候,远处传了男女小声的调笑声,我和彤彤如触电般的赶紧分开,伏在了草垛上。
借着月光,看到一对男女越走越近,然后在离我们不远处的草垛上坐了下来。
不远处的这对男女侧对着我们,虽然今天月亮很圆,但脸暗糊糊的看不真切,男的有点秃顶,看来上了点年纪,女的身材丰满高挑,长发披肩,看来年纪很青。
总觉得这对男女有些眼熟,好像是我们村的人。心里暗暗一动,难道他们是来偷情的?而且还是老少配?
月光下,这对男女如我所料的在我们面前开始亲热,淫声浪语间,两人身上的衣物越来越少,不多时两条白晃晃的肉体开始在草垛上纠缠翻滚。
我和彤彤看得脸红耳赤,彤彤更是看了一眼就羞得闭上了双眼,可不远处那荡人心神的呻吟和喘息声,更像是一剂催情猛药。我的左手不自觉的继续挑逗着她胸前已经突起的蓓蕾,右手轻轻的顺着光滑的腿,悄悄的滑进她的裙子里,当我的手隔着内裤按在她的敏感时,她轻呼了一声,双腿紧紧夹住了我的手。本来紧闭的双眼睁开望着我,眼中满是乞求。我心一软,将手抽了出来,彤彤却趁机一下挣脱了我的怀抱,羞红了脸在我耳边轻轻啐了一句「坏蛋。」说完,双手扶着裙子,轻声轻脚的逃也似的跑开了,留下了孤零零涨红了脸的我。

第二章堂姐文雅
对面的战况正进入疯狂阶段,本来男上女下的姿势,在男的要求下,女的跪爬草垛上,雪白浑圆的臀部如半月般的高高翘起,男人蹲在女人身后,双手扶在女人的腰间,略显臃肿身体,在女人身后疯狂的抽动,身体撞击的啪啪声、女人的骄喘声急促而有节奏的不停响着。在经历了几十下的的快速挺动后,男人突然「哦」的一声,然后将身体紧紧的顶住了女人臀部,身体一抖动一抖。几秒钟后,男人深深的呼了一口气,大汗泠淋的瘫倒在女人的背上。我知道,这老家伙完事了。
男人完事后,就匆匆穿好衣裤,对还瘫在草垛上喘息的女人不知道说了些什幺,就先行离开了。
打谷场的草垛堆,刚刚还激情洋溢,淫声靡语,此时却静悄悄的,只有草丛中窸窣时不时传来的颤鸣声。女人光着雪白身子跪趴在草垛上,似乎还未从刚才激烈的交媾中苏醒过来。
人的好奇本能让强烈的我想知道这女人是谁,为什幺远远的看到这个女人我总觉得如此的眼熟,鬼使神差般,我轻手轻脚的从我躲藏的草垛后慢慢向女人趴着的地方移动。
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当女人雪白的身体清晰的呈现在眼前时,我的呼吸不由的一窒。如云般的秀发随意的散乱在身上,将女人的脸盖住,有着流水般曲线的白嫩俏背,细密的汗珠,正慢慢向身体的低处流淌,在腰间的低凹处,已聚起了一小滩汗水。女人的腹部垫着几件衣物,使她丰满浑圆的臀部微微翘起,雪白腻人的屁股在月色下泛着耀眼的白光。两片臀部中间的阴影处,浅褐色的菊蕾精致紧密,光滑无毛的蜜唇微微张开,隙缝间几滴白色的汁液正缓缓往下流,拉出长长的细线,最后滴落在女人身下的草垛上。
看到如此动人的女体,刚才和彤彤亲热时没有发泄的情欲有如火山喷发般汹涌,下身的坚挺早就将我的裤子高高的顶起。我的身体和灵魂犹如被魔鬼占据了般不受控制,鬼使神差般,我擅抖着将手轻轻按在了女人的臀部,入手是惊心动魄的弹手腻人。女人似乎是睡着了,屁股被陌生男人抚摸,竞然只是在嘴间轻轻的「恩」了一声 .这样的反应,无疑是给了我莫大的勇气,在这个四周无人,明月当空的夏夜,我似乎被魔鬼灵魂附体了。
我的双手在女人背部和臀部来回抚摸,然后慢慢探到女人的腰间,轻轻往上想抚摸女人的胸部,女人乳房压在草垛上,此时,女人竟稍稍弓起了身子,配合着我的双手攀上了她的双峰。女人的乳房跟彤彤的手感完全不同,虽然不大,一手就盈盈可握,但那细软如绵的手感,以及黄豆大小硬硬的乳头,给我一种如获珍宝、不释手的感受,俯下腰,凑近女人的下体,那里散发出浓浓的女性发情的荷尔蒙味道,我抽出搓揉女人乳房的手,将那两片半月般雪白丰满的臀部轻轻掰开,中间那暗红的嫩唇也随之裂开,露出里面鲜红的细芽嫩肉,一个手指大小湿润的密洞随之出现在我的眼前。
如此的近距离看到女人的阴部,而且还是一个陌生女人,这种淫霏的画面将我带入如梦如幻的世界中,仿佛一切都那样的不。我如同一头发情的公狗碰到发情的母狗般疯狂的脱掉了我的裤子,爬到女人的身后,坚挺的几乎快爆炸的小弟抵住了女人湿润的洞口,用力一顶。
随着女人一声呅嘤,小弟立刻被一团温暖湿润的嫩肉紧紧的包裹住。女人醒了,梦吟般喃喃细语道:「不是说有事先走了吗?怎幺又来要人家?……哦,怎幺变得好大?」
女人把我当成刚才的男人,正合我意,我也不答理,双手揉捏着两片滑嫩的臀肉,低头看着自己的小弟在肉洞中抽插,嫩肉随着我的抽插陷入翻出,带出成片的白色汁液淋湿了我的小腹。
女人身体随着我的加速抽动,突然开始轻轻颤抖,蜜穴内更是一紧一松的开始收缩,异样的加上许久没有发泄的小弟本就处在濒临暴发的边缘,顶在女人身体深处的龟头感受到被一阵温热的液体浇注,我「哦」的一声,开始强劲的喷薄。
一下、两下,整整十几下,那令人几乎窒息的美妙快感令我觉得自己的灵魂都飞出了身体 .短短的几秒种,我感觉像是过了一世纪,快感过后,我身子一软倒在了女人身上,脸帖着女人汗湿的背,轻轻的摩擦。
「不管你是谁,在你看到我的脸,或是我看到你的脸之前,离开吧?」身下的女人如幽灵般的声音飘来,令我一下从极乐的天堂跌落的冰冷的地狱。当我压在她背上时,从中回过味来的她,已然知道此时的男人不是刚才的那个臃肿的男人。
我赶紧爬起身来,尚未完成软化的小弟从她的蜜穴中匆匆拨出,竟然发出「卜」一的声,然后大量的白色液体流了出来,将女人身下的草垛湿了一片。
「对不起,对不起。我这就离开。」我现在才如梦初醒,刚才我是怎幺了,竟然如此胆大枉为的在野外奸淫了一个陌不相识的女人。
话音刚落,那女然猛的转过身子坐直了身子,盯着我的脸失声叫道:「文寒!」
正在低头急匆匆穿裤子的我听到女人的失声叫唤,抬头望向了女人,那是一张无比熟悉的脸,从小到大生活在一起的脸,我僵立在当场,刚从女人身体中拨出的小弟,就这样突突的挂立在女人的眼前。我如遭雷殛般惊声叫道:「阿姐!」
这个在打谷场与人偷情、被我从背后奸淫到高潮的女人赫然竟是我的堂姐严文雅。第三章、禁忌之爱
人生有时真可笑,一次不经意的偷窥以及看似不可理喻的交媾,却无法想像的竟然会引来一出的悲剧。
老爷子有两个儿子,一个是我伯父,一个是我父亲。伯父有一儿一女,也就是我堂哥严文强,堂姐严文雅,我哥叫严文冬,而我的名字本该叫严文寒,报户口那会,粗心的户藉警将我中间的文字给拉掉了,所以我的名字就成了严寒,从小到大,只有亲戚长辈及堂表兄弟还依照文字辈叫我文寒。
严家其实在村子里也算是个大家族,老爷子是三房并一子集于身的独苗,年青时游手好闲,解放后手无缚鸡之力,将祖上留上的偌大家产挥霍一空。到我的上辈,已然是穷困潦倒,堂哥文强是长孙,老爷子从小特别溺爱,老话说的好:爷疼长孙、父疼末子。文强是个聪明绝顶的人,只是他的聪明没用在正路上,记得我还上小学,文强就因为盗窃、流氓罪被判了八年,成了村子里第一个入狱的人。直到老爷子去世都还没被放出来,老爷子本盼着这个他最疼爱的长孙抱着他的骨灰盒让他入土为安,最后这任务由我哥文冬代替了。
伯父因为儿子的入狱一病不起,虽然生活能够自理,但已经不能下地干活,全由婶子一个女人操持全家,文雅那时才十多岁,我父亲也没什幺可以帮上忙,唯一能做的就是帮忙照顾堂姐。文雅就这样从小在我们家生活,直到十六岁初中毕业工作为止,才回了伯父家。
堂姐大我两岁,和我感情甚笃,童年对女性的探索直接来源于堂姐,8岁那年夏天,我们在老房子的阁楼里,学大人做夫妻,脱的光溜溜的彼此探索着异性的身体。许多年后,那次童年性游戏的许多情节都已模糊不清,但我依然清晰的记得我分开堂姐那白嫩无毛的幼穴时,看到了那个火柴头大小的红色小孔,8岁的我只有小指大小的小弟弟竟然勃起了。那个红色小孔多年来一直魂牵梦绕的伴随着我的成长,甚至于我的第一次梦遗都有着它的存在。
堂姐一直和我睡一张床,直到她初中毕业,我们的身体在一张床上慢慢的长大成熟。那次游戏成了我们之间一直不为人知的秘密。我们之后再也没有重复那天的游戏,已经有点懂事的我们知道那是非常禁忌事情。
而今天,我人生中第二个女人,竟然会是15年前和我有过亲密性接触的堂姐。为世人所不耻的乱伦,竟然这样不经意的真实的发生在我们之间。
我瘫坐在堂姐身边的草垛上一言不发,许久,令人窒息的沉默被堂姐打破。
「文寒,你来了很久了吧,我和那个男人的事你都看到了?」堂姐的声音有点颤抖。
「恩,看到了,天黑,我看不清你们的脸,我也不知道那个女人会是你。」
我低着头,不敢看她,此时堂姐已经把她的衣服穿上了身。
堂姐沉默了好一会,然后叹了口气:「刚才的事就当什幺也没有发生,你只是睡了一个在打谷场偷情的陌生女人,而我,只是和那个男人又来了一回,这是我们两个之间的第二个秘密。」
「第二个秘密?」我转过头看了下堂姐,此时的她抬头看着天上的月亮,晚风将她的头发轻轻吹起,表情出乎意料的平静而安详。「第一个秘密是指小时候小阁楼的事吧?」我不由的问道。
不知为何,堂姐的脸红了下:「没想到你还记得,那时我们都还小,我还以为你都忘记了呢。」
「忘不了,阿姐,那个男人是谁?不像是姐夫,为什幺你会和他…」我不由的迫切想知道那个沾污我堂姐的中年男子是谁。
「文寒,别问了好吗?我只能告诉你,这个人对我有恩,我哥入狱后,家里欠了一屁股债,是这个男人帮了我。我把第一次给了她,所以我也不欠他了。」
「既然都不欠了,为什幺今天你还要让他…」听到堂姐的第一次也是给了那个男人,我更是忿忿不平。
堂姐转头脸来对着我幽幽的道:「文寒,你还没真正踏入社会,男女之间的事你可能更不会理解。我无数次的想摆脱那个男人,但是,欠过人家一次,往往你一辈子都没法摆脱。」
「为什幺摆脱不了?难道那个男人威胁你?难道你下次还要任由他那样玷污你?」我双眼冒火,小宇宙有种暴发的冲动,没有人能威胁老严家的人。
「文寒,别问了,算姐求你了。」看着我愤努的表情,堂姐竟然低声哀求。
我心一软:「不问可以,但你答应我以后不准再跟这个男人有来往,行吗?
「恩,姐答应你。」
「阿姐,你刚才是怎幺知道我不是那个男人?」
堂姐脸一下变的通红,没想到我在要求她与那个男人划清界线后突然冒出这个问题。堂姐白了我一眼,羞红了脸道道:「你刚进来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不对劲,他的那个没有你这幺大…这幺硬,那时候我迷迷糊糊的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幺,只是感觉很舒服,很想要,所以就装着不知道。结束后,就非常后悔,所以想彼此装着不认识,让你走开,谁知道你一说话,我就听出来是文寒你,惊慌失措间,我就转了身。你这小混蛋,怎幺能这样,不认识的女人就能爬上去胡来。」
被堂姐这幺一说,我羞愧难当:「我哪知道是你,看过你们那样,又看到你一个人光着身子躺在草垛上,就像着了魔似的,就那样了…」
「好了,别说了,刚才都说了,这事情我们都没错,就当没发生,还有,你一定要帮我保守秘密。」说完站起来在我脸上亲了下:「刚才姐很舒服,要是你不是我堂弟,好想和你再来一次。」没等我反应过来,堂姐竟丢下我逃走了。
我呆呆的坐在草垛上,堂姐最后的一句话,将我后悔、内疚、自责以及一切犯罪感通通一扫而光。被我撞破偷情,还和堂弟有了肉体关系,竟然还能说出这样的话,堂姐什幺时候变得这样的淫荡了。可是我的心里,何偿不是被这次禁忌的交媾冲击的激动不已,不知道我们以后还能不能像今天这样呢?我罪恶的脑袋不由的回味着刚才堂姐在我身下那淫靡的样子。
回到那闷热的房间,躺在床上,我翻来覆去久久不能入睡,本来普普通通的一天,竟然变得如此特殊,令我始料不及,先是和彤彤有了突破性的发展,互表心境后,我夺走彤彤的初吻,抚摸了她未经外人染指过的美丽山峰,更是差点连她的处女地都攻占了。接着千载难逢的偷窥到了一次活春宫。最后鬼使神差、精虫上脑的我竟然和自己的堂姐发生了关系。
细细回忆今天晚上打谷场上发生的一切,令我转展反侧,和彤彤的恋情刚刚开始,却没想竟然碰上从小对我疼爱有加的堂姐,这个我最亲近的人这些年受了多少苦?竟然会用女人的第一次来换取男人的帮助。而我这个堂弟竟然只顾着自己的学业而对此一无所知。通过今天晚的事,我暗暗发誓,要拼尽全力帮助她摆脱那个男人。
直到凌晨四点多才迷迷糊糊的睡去。半睡半醒间,我做了无数个断断续续而又杂乱无章的梦,梦里香艳无边,一会是跟蓉在大学的校宿,一会是在打谷场和堂姐变换着各种姿势疯狂的交媾,做着做着,彤彤过来了,脸上挂着泪,绝望的责问我为什幺不要她了,大惊失色的我丢开堂姐去安慰彤彤,最后彤彤破涕为笑,梦中的我还邪恶的和堂姐与彤彤三个人一起做爱,最后是彤彤的老爸、我堂姐夫以及那个秃顶男人冲过来将我一阵痛扁,打得我魂飞魄散。
第二天醒来时,我头疼欲裂,勉强睁开眼,就看到堂姐文雅正端在我床边,见我醒了,文雅竟然脸红耳赤的转过头下敢看我。昨晚的记忆令刚睡醒还有点蒙的我突然清醒过来,看来她是为昨天的事情害臊呢。我不由的为昨天的事及梦中对堂姐的那些龌鹾想法而自责不已。
当我起身一看,才知道文雅脸红的原因了不仅仅是昨天的那件事了,此时的我正裸着上身只穿了一条内裤,更令人羞愧的是,被春梦刺激的小弟弟竟然从我内裤侧角伸了现来,正雄纠纠气昴昴暴露在空气中,展示着它的年青、雄壮以及坚挺。文雅刚才一定是看到这个昨天曾经在她身体作威作福的小坏蛋才会脸红耳赤的吧。

第四章、清晨激情
我老脸一红,赶紧把小弟收回裤中,我不知道文雅为什幺一大早出现在我的房间,昨天的那件事令我的罪恶感还没来得及消化,早上醒来就看到她的出现,令我有点不知所措,尴尬不安的我脸色一定非常难看。
见我神色慌张的整理好内裤坐了起来,文雅红着脸冲我莞尔一笑:「你个小懒猪,太阳都晒屁股了还在睡觉。全家人都在我家准备斋饭,我爸叫我过来叫你过去,快起来吧。」
清晨的阳光从窗口倾泄下来,把文雅的秀美的长发和照得金黄金黄,她笑颜很美,光滑白嫩的脸上,两个深深的酒窝显的可爱又,水灵的美眸因为脸上的笑意,此时迷成了一条线。
看着文雅像什幺都没发生一样,依旧和小时候一样的笑骂我,压在心头的千斤重石轻轻的落下。
「昨天睡的不踏实,还反反复复的做了好多恶梦,头到现在还疼。」看着我皱着眉头的痛苦样,从小就非常疼爱我的她马上心疼的说:「怎幺会这样,来,阿姐帮你揉下头。」
说完堂姐就靠近我,细长的手指帮我轻轻的按揉太阳穴。
堂姐离我很近,从她身上传来淡淡的成性特有的奶香味,令我不由的深吸一口气。随着她按揉的动作,那对近在咫尺的乳房隔着薄薄的白色碎花衬衫,在我眼前轻轻的一晃一晃,像只无形的手,拨弄着我脆弱的心炫。
看到我怔怔的盯着她看的胸,文雅不由的俏脸一红,修长白晰小手轻轻的掐住了我的脸,啐道:「看什幺呢,小色鬼。」
被文雅一说,我抬头盯着堂姐的脸无比真诚的说道:「阿姐,你长得真好看。」
听我这幺一说,文雅轻轻捶了我一下,有些不好意思的骂道:「油嘴滑舌,姐哪里漂亮了?」当她意识到我是赤裸着上身时,手已经按在了我健硕的胸肌上,此时的文雅神色有点迷离,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抚摸着我的胸口,嘴里吐气如兰:「没想到我那不懂事的弟弟,也长大成人了,还长得很帅。」
堂姐的手很滑,娇嫩掌心紧帖着我的乳头,令我刚刚才偃旗息鼓的小弟立时有了反应,我覆住堂姐的手,看着她的脸,堂姐也怔怔的看着我,她眼中流淌着的深深情意令我意乱神迷。那个火柴头大小的红色小孔以及昨晚那个成熟的流淌着蜜汁的嫩穴,不失时宜的同时出现在我脑海,我低下头,不可救药的吻上了她那鲜红湿润的嘴唇。错过一次,再错第二次,似乎显得那样的轻而易举。
这个吻,突破了我们之间的姐弟界线,伦理道德在我们之间已经无关紧要。
如果说昨天的事算是一个天大的误会,那幺现在我,正在确确实实的做着违反伦理的事。如果说堂姐在我印上她的唇之时还有些低触,但当我强硬的将舌头探进她的嘴里与她的舌头纠缠在一起时,她彻底沦陷了。
我将她薄薄的碎花衬衣连同文胸一起向上一推,双手随即肉紧的攀上那对细腻柔软的乳房,将它们揉捏出不同的形状。当我的左手穿过她的牛仔裤,探进她的下体时,那里已经泥泞不堪,我并拢着手指来回不停的按抚那两片娇嫩的唇肉。
堂姐被我舌吻的嘴里还是忍不住的发出了「喔喔」的呻吟声,我褪下了我的内裤,将硬得涨痛小弟解放了来,然后用手拉着堂姐的手伸向它,堂姐心领神会的一把抓住我那粗大的坚挺,熟练的帮我来回套弄。如潮的快感直接的冲向我的大脑。
我和堂姐吻得如胶如漆,天晕地暗,我已经不满足堂姐的手对小弟的刺激,一把将堂姐推倒在床上,然后红着眼解开了堂姐的牛仔裤钮扣,当我急切想要脱掉堂姐的内裤时,堂姐却突然死死的抓住了我的手,然后轻轻推开我,娇喘着说道:「不,不行,文寒,我们不能这样子。姐求你了,别这样。」
看着堂姐哀求的眼光,我的心不由的一软,人也清醒了过来,只是被情欲烧红了眼的我还是不死心:「阿姐,可是我好难受,你看它,硬成这样了。」说完我指着还被堂姐肉紧的握着的小弟痛苦的说道。
被我一说,堂姐红着脸低着看了下我的下体,那根年青,朝气蓬勃人的阴茎,干净白晰,鸡蛋大小的茹头红光发亮,她娇嫩的左手竟只能环住这坏家伙的三分之一。
堂姐羞红了脸看着我的小弟许久,她没想到以前小姆指般大小的东西现在竟然长得比她那个男人还大一圈。那长度似乎自己两个小手都握不住。堂姐娇羞的白了我一眼,嗔骂道:「人小鬼大的坏家伙。」
想到自己从来都没被人男人没带上的高潮,昨天竟然被自己堂弟粗长的家伙轻松的推向了顶峰,那种销魂嗜骨的感觉,是她有生以来初次体会到的,可惜带给她这种快感的男人偏偏竟是自己从小疼爱的堂弟,残存的理智让她不敢再与自己的堂弟发生乱伦的丑事,要是这事穿邦了,不仅仅是自己,还会将自己这个疼爱的弟弟带向万劫不复的深渊。
但是经历过两个男人的她还是非常迷信男人坚挺的东西要是不泄出来,是会伤身体的。
咬了咬自己红润的嘴唇,堂姐像是下定决定般轻声道:「你躺下来,姐不能再和你做那种事,但姐用别的法子帮你弄出来。」
当我不明就里的躺下时,堂姐竟翻身跪坐在我腿间,左手握住小弟的根部,然后张开樱桃小嘴,一口将我那粗长的茹头含进嘴里。「哦!」我不由的深吸了一口冷气,我可爱的堂姐竟然为我?老天爷你也太照顾我了吧。茹头第一次进入温热的口腔,那种不同于女性阴道带来的特殊快感,令我不由的像女人一样呻呤出声,堂姐听到我的呼声,像是受到鼓励般卖力用小手配合着嘴,还不时用迷死人不偿命的诱人眼神看着我。在上下不停的套弄着我阴茎的间隙,还时不时的伸出舌头舔舐我的马眼及茹头间最敏感的棱边。
此时楼下突然传来一个男人公鸭般的叫唤声:「文雅、文寒,下来,吃斋饭了。」这声音一听就知道是我的堂哥文强。正在做着羞人事情的姐弟两,一听这叫声,都身体一震,堂姐惊谎的想吐出我的小弟。本已处在喷发边缘的我不想这样前功尽弃,坐起身用手按住堂姐的头,然后挺动臀部,将堂姐的嘴当蜜穴一样的抽插。
楼下是叫我们吃斋饭的堂哥,而在楼上,我正用我涨大的快要暴炸的坚挺,抽插着她的妹妹的小嘴。只是几下,那异样强烈的禁忌刺激的我立时喷发了,如潮的快感令我脑中一片空白,灵魂仿佛飞到了天上,两手无意识的紧紧按住堂姐的头,膨胀到极限的阴劲,竟然深深的顶到了堂姐的喉咙。
本来还在抗拒着扭动头部的堂姐感受到小弟强烈的脉动,竟乖乖的一动不动的含着我的小弟,任由我在她嘴里尽情的喷射。
当一切都结束时,我的魂魄才回到自己的身体,这时才听见文强又在叫唤:「文寒、文雅,在不在楼上?再不下来我上来了。」此时的堂姐被我刚才射得正泪眼婆娑,刚吐出我的阴淋淋的小弟,听到她哥的话,来不及将我的精液吐掉,情急之下,将我的精华竟然一口咽进肚子里,对着窗外楼下的文强回道:「知道了,别叫唤了,我和文寒这就下来。」堂姐对这个没出息的哥哥一向态度很不客气。
听到堂姐不客气的回应,文强只能怏怏的道:「哦,那你们快点,我先过去了。」
听到楼下文强远去的声音,堂姐深呼了一口气,然后气恼用手拍打了一下我尚未完全软化的小弟。「打死你这坏东西,竟然让姐把你的脏东西都吃进肚里。」
被姐这一骂,我也很内疚,刚才射精的瞬间,我是非常过份。我将堂姐抱进怀里,深情的将嘴吻上了堂姐的唇,那里还残留着我精液的味道。
「阿姐,谢谢你,我知道你最疼我。」「知道疼你就好了,以后不许再对我使坏,也不知道上辈子欠了你什幺。好了,快穿好衣服,我们走吧。
(待续)农村生活也有激情。近水楼台先得月,肥水不流外人田, 也算是农村人生活的一种真实写照吧又是待续,看的不过瘾啊,就好像是好戏刚刚开头,就给掐了,不让播了,很喜欢农村题材的文章,感觉农村人质朴敦厚,没有那幺多的虚情假意,读起来很过瘾,希望早日看到更新,感谢发文

全球非著名的情色网站,黄色小说,每天更新(无毒):www.sxs03.com